2013
08.13

【藍束/販售】魔法食物,打起精神

購買連結


  「好熱……」藍束癱軟在沙發上,手裡握著已經空了的C.C.檸檬,另一手在空中揮了幾下但也只有幾片雪花飄落──太久沒有練習變形以外的魔法了啊。
  藍舒翻著剛送來不久、新的藥草學圖鑑,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闔起書本,站起身子,「阿束,陪我去買東西吧。」
-
  「檸檬……跟蜂蜜?」藍束像是充當搬運工似的提著購物籃跟在藍舒身後,看著少女熟練地挑選著散裝檸檬,而籃子裡已經被放進了一罐純蜂蜜。
  「嗯,我想做蜂蜜檸檬片。」挑選了十來顆新鮮飽滿的檸檬後藍舒停了手,對著藍束微微為勾起嘴角,「可以消除疲勞喔,當然我們也可以再弄點其他附加效果……」
  「不要再縮齡了。」
  「我也不想要那個啦……」
-
  「先把檸檬用鹽巴搓過一次吧。」一回到家,藍舒便將長髮紮成馬尾,招手示意要少年一起進廚房來幫忙,她將兩三個檸檬一同放進一個裝了鹽巴的塑膠袋裡,要藍束好好地搓揉。然後彷彿預測到對方正想要問為什麼,她的下一句話便是解釋,「用鹽巴搓掉檸檬精油,這樣子就不會有苦味了。」
  「原來如此……啊、好香。」藍束有些驚訝地看著手中的塑膠袋,裡頭散發出的檸檬香味根本是榨汁時才會有的。
  「搓好的話就拿給我吧,等等把鹽巴擦掉就可以切片了。」藍舒微微地牽起嘴角,一邊準備著砧板、水果刀,以及等等要裝切片的容器。
  「嗯、拿去。」藍束將表皮已經摸不出油滑感的檸檬遞給對方,自己倒是很自動自發的又裝了幾個檸檬進去繼續用鹽巴搓搓搓。
  藍舒將檸檬上的鹽巴給擦了乾淨,刀工熟練地將檸檬給切成只有幾釐米的薄片,然後在玻璃容器裡鋪上了一層,接著倒入足以漫過檸檬片的蜂蜜量。
  「放好之後一次倒不是比較快嗎?」身為好奇寶寶的藍束發問了,但手中的工作很乖的沒有停下。
  「這樣子會比較入味啊。」藍舒瞇起褐色的眸子笑了,而後繼續將檸檬切成薄片。「再來只要放到冰箱裡泡個兩三天就行了,不過、我們來幫它加速吧。」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8.06

【藍束/販售】魔藥,對調

購買連結

  「啊……這裡的話應該要這樣才對……」藍束旋開盛有揮褐色液體的小玻璃瓶,用滴管探入然後吸取,最後滴進小小的煮麵鍋內(不要問為什麼是煮麵鍋,家裡剛好沒有小一號的魔藥釜嘛)。
  因為拿到了很有趣的魔法糖果,在得知吃下去的效果後,便很認真的花了好一段時間研究成分,而現在正在利用基礎配方試圖調製出能夠使人與人靈魂對調的魔藥。
  「還有……嗯……」少年皺起眉間、困擾的模樣全寫在臉上,他的動作停滯好一陣子後,從香料罐中拿出乾燥過的月桂葉,以掌心揉歲後丟入透明無色的鍋內。「再來要分開弄了。」
  他彎身從櫥櫃裡拿出另一個煮麵鍋,放上左邊的瓦斯爐,然後將漂浮著月桂葉碎屑的透明液體小心翼翼地分一半到那裡頭,轉開文火讓魔藥維持在一定的溫度。藍束抬頭看著貼在抽油煙機邊緣的小紙條,又看了看以魔法控制而得以漂浮於一旁的咒文書,「我知道了,一定是這樣沒錯。」
  莫約又過了幾十分鐘,當暫時以魔寵化身裝置變為人型的阿仁跑腿回到家時,看見的是自家主人趴倒在廚房冰冷的磁磚地面上的悲慘畫面,一旁的流理台擱置著尚未封罐的小小藥瓶。
  「又沒吃飯了……」阿仁發出嘆息,放下手中的採購物品,從冰箱拿出預防藍束血糖低的糖果,扶起他、拆開包裝後塞進了主人的嘴裡。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7.25

【藍舒/日常】關於告白這件事情啊。

BG向,蘇札X藍舒。

  老實說,她根本不知道所謂男女朋友的定義到底在哪裡。
  一起出門、一起聊天、一起調製魔藥、會到彼此的家拜訪、了解對方的家族成員……呃?
  這樣子、是不是已經……
  藍舒偷偷地覷著一旁正在替一鍋魔藥加入材料的蘇札,漂亮的臉蛋泛起了粉,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地跳得好快好快。
  ──可是他們之間好像還沒有過……告白。
  少女輕咬著下唇直到都有些泛白了,細長手指絞扭著裙擺上的荷葉邊,她不知道這個時機是不適合說出那句話,從來沒有戀愛經驗的藍舒陷入了徬徨。
  「蘇、蘇札……那個、我、」藍舒深吸了口氣,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蘇札專注於魔藥上的側臉,「我、喜……喜歡、你……」
  「啊,小舒,這裡是不是要放果實了?」蘇札在那聲細如蚊蚋的告白結束後正好轉過了頭,開口詢問調製魔藥的下一個步驟。「小舒妳怎麼了?臉好紅喔,哪裡不舒服嗎?」
  「嗚、我、那個……」她澄澈的褐色雙眼不知道怎地蒙上了層水氣,像是下一秒就會掉下淚來似的,「對不起我要回去準備晚餐了──」
  在一聲抱歉後藍舒馬上抽出張繪製著魔法陣的小紙條,下一秒便消失在熒光中,而蘇札最後捕捉到的只有紮著蜈蚣辮的黑褐髮尾。
  「嗯……可是,現在才中午……」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9

【藍束與藍舒/日常】關於傑樂、朱凡尼、蘇札。

先謝謝三位家長//

傑樂→氣球、金絲雀、小男孩
傑樂(18)+藍束(5)←心智與年齡相同的年操注意

  色彩豔人的金絲雀佇於傑樂肩上,令聽者心情愉悅的啼聲美妙動聽,傑樂微側過首注視著鳥兒,伸出食指壓上牠的小小腦袋蹭了幾下。
  「要吃小魚乾嗎?」傑樂拿出了一個小袋子,從中捏起一尾被他充當零嘴的小魚乾,湊到金絲雀橙黃色的喙旁,湛藍眼眸中染滿了笑。
  金絲雀歪了下小腦袋,叼住傑樂遞來的小魚乾,待他鬆手後便仰頭嚥下。「真是可──哇啊、」傑樂的話才說到一半,肩膀上突然的一沉讓他差點失去平衡而跌倒。
  「唔……傑樂哥哥……」藍束攀掛在傑樂的肩上,就在他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被傑樂拎至前頭,稚嫩童嗓還有些口齒不清地喊著對方的稱謂。
  「阿束,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他將孩子抱妥於懷中,伸手揉揉藍束頂著兩根翹毛的黑褐軟髮。小孩子抱起來的感覺軟軟的挺舒服,傑樂忍不住伸手戳戳藍束柔嫩的臉蛋。
  「因為……練習、變形術……」還不大會說話的藍束奶聲奶氣地向傑樂解釋著,褐色大眼裡滿是對人的愧咎,「對不起……」
  傑樂勾起唇角笑了,「那為什麼想變成小鳥啊?」
  「想要、到天上去、」藍束抬起了頭,舉高自己的手指向天空,蔚藍之中飄過了五顏六色的氣球,剎時他笑開了小臉,「想要、飛得很高──」
  「嗯?那這樣──嘿咻!」傑樂高高舉起了懷裡的小男孩,讓他俯視著自己,他背後的那片天空很藍很美。
  「嗚哇──好高!」他的舉動引起藍束咯咯發笑,頓時間歡樂的氣氛蔓延,「最喜歡傑樂哥哥了!」

朱凡尼→小舒、阿仁、蛋糕

  『我送了沙河蛋糕過去喔,我自己做的,希望你會喜歡:D』
  『蛋糕?』
  『嗯,謝謝上次你幫我找到那本書:)』
  『喔那本書啊,不用謝啦』
  『總之希望你能嚐嚐看那蛋糕就是了:P』
  藍束的字句敲打到一半,對方又是一句訊息送來。
  『我先去吃晚餐了,Bye!』
  未完成的句子藍束將其換成了簡短的道別,一個繁複的翠綠魔法陣浮現於書桌,他趕緊將桌面上的雜物移開,讓朱凡尼傳送過來的蛋糕能夠安置於上。
  濃烈的巧克力味自紙盒內飄散,藍束抓抓頭,他真的很不會應付這種聞起來就很甜的東西。「舒──凡尼送了蛋糕過來,要吃嗎?」
  被呼喚的少女隨即來到了藍束的房間,她看起來像是剛洗好澡的樣子,漂亮的長髮被裹在浴巾裡,一瞬間又差點讓藍束起了雞皮疙瘩,「凡尼送的蛋糕?」
  藍束退開了位置讓藍舒上前,紙盒裡裝著的是朱凡尼所說的沙河蛋糕,藍舒的眼睛瞬間一亮,彎起大大的笑容,捧起紙盒往廚房走去想將它裝盤。
  藍舒的小叉子正要切下一小口蛋糕,頭頂上卻多了一份重量,「……頭髮要吹乾。」
  阿仁覺得自己似乎愈來愈像保母了。

蘇礼→密室、蘇札、魔法陣

BG向,蘇札(18)X藍舒(20)←年下ㄇㄐ可口,年齡+3(有交往背景)

  纖指握著0.4的黑筆,她正在仔細記錄著新調製的魔藥五分鐘以來的細微變化。這是有關於空間傳送的魔法藥劑,對於不善於繪製魔法陣的藍束和藍舒來說,這是一個必要的嘗試。反正有收納袋要塞幾罐在身上都沒有問題。
  「這樣子好像不太對……」話音剛落,一陣墨綠色的濃煙直衝而出,藍舒嗆咳了起來,當煙霧散去後,面前浮現了一個繁複華麗的魔法陣,「呃、這不是……?」
  眼前的圖騰紋路視為了製作藥水而去跟九月抄畫過來的魔法陣,可是好像又有點不太一樣……。藍舒微微瞇起了眼,伸手想要觸上那似乎散發微光的魔法陣時被整個人吸了進去──
  「咿!」她小小的驚呼了聲,重新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並不大的黑暗空間裡,「嗚、這裡……是哪裡……」
  藍舒移動著自己的手,讓指尖感受著四周的東西,摸索了好一陣子之後她判斷出自己的身邊都是布料,而逐漸適應的眼睛也只看到一堆衣物,然而藍舒卻不敢輕舉妄動,「怎麼辦……」
  這裡的空間似乎很小很小,關住自己的似乎是一個木箱──這是藍舒靠觸覺判斷出來的。正當她還在苦惱的時候,突然的腳步聲讓藍舒繃緊神經,而且那跫音似乎離自己愈來愈近。
  當絲絲光線自縫隙探入時藍舒害怕得閉上雙眼──「藍舒?」
  蘇札有些驚訝地看著衣櫃裡的她,雖然錯愕但還是將看上去就快掉下淚來的藍舒給抱出衣櫥,「妳怎麼會在那裡面?」
  「新、新的魔藥好像失敗了……」藍舒低垂著頭似乎是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感到愧疚,絞扭著手指不安到了極點──不知道這樣子會有什麼奇怪的副作用。
  蘇札卻忍不住輕笑了起來,伸手拍撫著藍舒的頭,「是不是傳送魔法還什麼的?所以妳又畫錯魔法陣囉?」
  「哇啊不要說出來啦──」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6

【藍舒/日常】關於那場大雨。

BG向,蘇札X藍舒

  ──下雨了。藍舒抬頭望向灰色天空,烏雲沉重得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不斷落下的雨滴彷彿會刺進眼裡似的逼著她收回視線。
  滴答、滴答、滴答。
  忘記帶傘的藍舒只得立於騎樓之下,在沒有任何隱密處的街上、她不知道該怎麼樣偷偷施展魔法回家。姣好的眉型蹙起,藍舒低頭看著自己剛採買完畢的食材,在心底偷偷地嘆了口氣。
  「這樣下去會趕不上晚餐時間的。」
  雨下得滂沱,過重濕氣讓藍舒感到不適。因洋裝而外露的腿部感到些許涼意,她想著這場雨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停。阿束大概又在練習魔法了吧,阿仁一定又在旁邊幫他的忙了吧。
  她憶起出門前家裡有些亂哄哄的場面,忍不住微微地勾起嘴角。
  「這樣子真的得等到雨停了呢。」
  提著晚餐材料的手有些酸麻了,她思考著是不是有空該向真實學習一下有關重力的魔法,正當藍舒的思緒快要飄遠的時候手上的重量突然減輕。
  「咦、」
  「很重不是嗎?」他的藍眼睛含帶著笑意,映出眼前嬌小的藍舒。「我有帶傘,我送妳回家。」
  「唔、我……」
  「這雨可能會下得很久,所以,我送妳回家,好嗎?」
  回應蘇札的是藍舒紅透的臉蛋。
留言:0  Trackback: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