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6.23

【魔宅/弗恩塔X真實】不知所措。

年操注意:22歲弗恩塔X18歲真實

  「啊,真糟糕呢,又失敗了……」弗恩塔抹去滿臉的水,歷經了第七次試驗後他已經濕透了全身,但是還沒將這個魔法學起來的話他不想罷手。
  衣料被水給沁透而緊貼於膚上,更甚是透出了膚色,感覺上有那麼點情色的。
  「嗯?真實?妳什麼時候來的?」他注意到了站在門邊的女友,嘴角牽起溫柔的笑容──儘管藍色的髮尾還滴著水珠。
  「我、唔、」真實的臉都紅透了,像顆水蜜桃似的惹人疼,她突然不知道該把視線往那兒擺才好。
  真實是絕對不會說她已經站著看很久了。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3

【魔宅/商緒X佐花】乳糖不耐症。

擅自替兩位可愛的孩子都+5了…雖然沒有特別描述不過是18歲這樣(?

  「好想喝牛奶喔,魚飼料。」佐花單手支頰撐於桌面之上,寶藍眼眸注視著窗外的烈陽,置於窗邊的玻璃水杯中的冰塊融化的速度令人焦躁。
  「噗嗚、」魚飼料飄過佐花的面前,擺盪著有些透明的漂亮尾鰭,而身後突然出現熟悉到不行的笑聲。
  「──商緒你要幹嘛?」
  佐花連回頭都沒有,只是沒好氣的這麼問了,然後繼續想著好想喝牛奶可是喝了之後就會崩潰的拉肚子……
  「哼哼,喝牛奶啊。」商緒拎著一罐玻璃罐裝的牛奶,走到佐花面前旋開瓶蓋,愉悅地灌下一大口,甚至發出滿足的嘆息。佐花覺得自己額頭上都有青筋在跳動了。
  「商緒你、」
  「這樣的話算有喝到牛奶吧?雖然只有一點點。」
  魚飼料悠哉飄過他們兩人之間,那漂亮的尾鰭掩不去佐花紅得發燙的嬌俏臉蛋。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18

【魔宅/蘇札X藍舒】吸血鬼的戀人。

感謝上蒼讓蘇礼抽中男體+10吸血鬼

  「蘇札?」少女對於你的突兀出現並沒有感到多大的驚訝,或許她是覺得你用了傳送陣或其他的一些魔法。她對著你彎出你所熟悉的溫柔笑容,笑彎的眉眼很美。
  然後你嗅到了甘甜的氣味。
  那件無袖洋裝果然很適合她。你這麼想著。膚色白皙的少女不管穿什麼樣的顏色都令人賞心悅目,外露的細瘦手臂以及因在室內而赤裸著的雙足所帶起的一舉一動令你有些失了神。「藍舒……、」
  但是更吸引你的果然還是偶爾會被黑褐色軟髮擋住的頸子吧,看起來是那樣脆弱好似一扳折就斷。
  唾沫潤過你的喉嚨卻依舊感到乾渴難耐。
  你伸手將她拉入了你懷中,她沒有抗拒但雙頰上泛起可人的緋紅。
  ──很美。
  下一秒沁入口腔的是甜美腥人的液體,而你卻慌得又鬆了口,尚未嚥下的、屬於少女的血液被你咳出,自她脖頸上的牙洞所流淌的鮮血浸染了她的衣著,在淺粉紅色的洋裝上開出妖異艷麗的紅花。
  「啊……」你的眼神略帶空洞,摟緊懷中昏厥的她,俯首用染帶血腥的唇吻上了她的。

EloH-3auoTXVlb7zf0FtXONLSW8.jpg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17

【魔宅/姆姆】生日快樂?

姆姆中之生日快樂喔<3!消失的十七ry

  「阿束!十七號這天到底要做什麼啊?」姆姆抓了抓頭,稚嫩小臉上滿是困惑。他已經猜了好幾天卻還是得不到一個令人滿意的結果。十七號這天是零食新口味的發售日嗎?還是起司蛋糕特價的最後一天?
  姆姆的小小腦袋都快想破了。
  「嗯?十七號嗎?」少年因姆姆的問句而陷入思索,但他只記得十七號這天應該是他所訂購的貨品會送到的日子。「姆姆該做的事情很重要嗎?」
  「唔、嗯……」男孩抱住頭看上去苦惱不已,其實他一直覺得自己忘了重要無比的事情,可是……「啊,我記得今天會有蛋糕!」
  「蛋糕?」藍束楞了會,隨後彎起唇角,「那會不會是誰生日呢?」
  「生日!姆姆知道了!是生日沒錯!」姆姆拍起了手笑開小臉,他拿出一顆糖果,幾秒後糖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草莓鮮奶油蛋糕,上頭還插著幾根繽紛的蠟燭。然而姆姆卻又垮下了臉,「可是……是誰生日啊?」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他露出略帶無奈的表情,伸手揉亂了男孩亮粉色的短髮,「不過姆姆好厲害,能直接把糖果變成蛋糕呢。」
  「嘿嘿!」姆姆得意地笑了,他低頭看了下手中的精緻蛋糕,又抬首對著藍束微笑,「阿束要不要吃蛋糕?」
  「嗯?好啊。」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14

【魔宅/弗恩塔X真實】那是夢嗎?

感謝弗恩塔真實的家長,請你們要幸福←

  這樣的距離好像太近了。
  他的溫暖鼻息噴洒於妳的面頰之上,靛藍髮絲連同纖長濃密的眼睫也因而顫動,妳彷彿因此嗅聞到他喜愛的咖啡香氣,苦澀卻又令人耽溺其中無法自拔,宛如嗎啡般使妳甘願墮落。
  他的指尖就快靠近妳的臉蛋了,那樣精緻可人的雙頰被冰藍指彩的手指觸上,明明只是捧著可妳卻臉紅了,渲染開的淡淡粉色宣告了妳的羞怯不安。
  妳瞧著他湖藍色的雙眸移不開視線,妳在那其中看見了自己略顯狼狽的神情。然而距離卻還在縮短。
  五公分。
  妳覺得心跳加速,砰咚砰咚的。
  三公分。
  妳覺得呼吸就快要停止了。
  一公分。
  妳幾乎快要喪失思考能力,腦子裡亂成一團。
  ……零、
  妳突然嘲諷地想著這是在做夢嗎?
  沁入口腔的是甜膩氣味,妳突然憶起他喜歡甜食,例如藍莓馬卡龍搭配拿鐵。
  如果說這是夢的話、
  妳闔上雙眸,妳不知道的是淚珠自眼角淌落。
  ──妳希冀著一輩子都沈睡於夢中。
-
  「真實,妳做惡夢了嗎?」
  他溫柔的嗓音就喚道於妳的耳旁。

留言:0  Trackback: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