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6.27

【自創】TAG小短文36~40。

*有自家孩子跟別人家孩子。
*基本都是以五篇一個單位。

點文者→女友
角色→藍束
TAG→病弱

  「咳、咳!」藍束病厭厭地趴在桌面上,生理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使得他看不清黑板上以粉筆寫下的數學公式。這是藍束感冒的第三天。
  「欸阿束,你要不要去保健室啊?」隔壁座同學以原子筆戳了戳藍束的手臂,換得的只有唔一聲以及不必。「可別死在我旁邊啊。」
  「老師、」離藍束的座位有些距離的藍晏初在舉手後站直身子,目光若有似無地往自家雙胞胎兄長的方向瞄了眼,但兩眼發昏的後者病沒有察覺到。「我帶藍束去保健室一下。」
-
  藍晏初想著,他哥大概又是在感冒後還沒察覺自己的狀況,開始調配魔藥後不意外的有那麼點走火入魔,初步估計大概又是三天三夜沒好好睡覺跟正常進食了吧。
  他突然覺得該灌輸阿仁一些醫療知識跟強迫他哥去休息的能力。

點文者→希夫人
角色→修斐
TAG→金魚

  魚尾擺盪,半透明尾鰭之後的是水草。
  咕嘟、咕嘟。小小的泡沫浮上水面後破裂。
  「喂,吻我。」是誰低笑出聲是誰鬆開懷抱又是誰在這之後深深地吻了對方?
  隔著玻璃帷幕好像什麼都看不清楚。
  圓鼓鼓的身子在水中晃呀晃呀。
  誰還記得接下來的事情?好像誰都忘了。
  唯一清楚明瞭的是他們所養來好玩的金魚感到寂寞了。

點文者→良
角色→迴
TAG→江南Style

  「你不覺得那個看起來超下流的嗎?」迴看著手中熱騰騰的節目流程表,其中一項是要求迴玩遊戲時故意輸掉然後懲罰是跳騎馬舞。他挑眉,看著眼前自己的經紀人,似乎非常不願意。
  「嘛……反正又不會怎樣,就跳一下啊,這個節目收視率還挺高的,順便宣傳一下新唱片啊。」
  「不要。」
  「我是為了你的收入在著想欸大牌鬼。」經紀人搖搖頭,雖說是很困擾但也不能勉強這名擁有高度人氣的歌手。
  「呿,不靠那個節目一樣能宣傳。」
  而且他才不想被維斯看到自己跳那種難看的舞步。

點文者→ㄖㄇ
角色→丑舒
TAG→牛奶、午後

  丑舒推著手推車在大麥場內悠閒的逛著,後方跟著剛放學沒多久的雙胞胎兒女。「寶貝,晚餐想吃什麼啊?」她柔聲詢問引起孩子七嘴八舌的討論,她注視著開放式陳列架上的飲品,思考該買些什麼回去。
  家裡的牛奶好像沒了。丑舒回過頭看了眼還在考慮晚餐的雙胞胎,嘴角勾起抹溫柔的笑。她拎起三罐家庭號的鮮乳放進手推車(因為一家四口都愛喝,她估計大概一個月就會被喝光)。
  「晚餐吃義大利麵跟奶油濃湯好不好啊?」
  「好──!」

點文者→神龍
角色→柒卯
TAG→突然的直球告白

  那是一個晴朗的午後,暖陽映入房間使得卯黎有些懶洋洋的。陽光的氣味驅散前幾日的潮溼霉氣,他感到昏昏欲睡的時候代表有人按住門鈴的提示燈亮起。
  他從沙發上起身,踏著他自己聽不見的腳步聲走到門前,旋開門把的下一秒瞧見的是隔著幾條街的鄰居。
  柒曄、
  卯黎沒開口,僅是眨了下染帶困惑的淺色眼眸,有神的圓潤雙瞳彷彿問著什麼事。眼前只矮了他幾公分的高大男人立正站定,柒曄推了下眼鏡,從他的隨身包包中拿出筆記本──是之前用來和卯黎筆談的那本,上頭有著Double A的兔子圖案。
  柒曄攤開筆記本翻到其中一頁,然後舉起、面對著卯黎。
  『卯黎』
  『我』
  『喜歡』
  『你』
  那是在柒曄用罄了五本筆記本後才終於寫下的字句。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7

【自創】TAG小短文31~35。

*有自家孩子跟別人家孩子。
*基本都是以五篇一個單位。


點文者→女友
角色→藍家雙子
TAG→女孩子眼中的藍家雙子

  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大致分為這三類:外貌出眾的、學業成績優異的、體能運動拿手的。只要擁有其中一項就能夠在校內享有一點人氣,以及來自同儕的仰慕崇拜,更別說是有臉蛋有腦袋有才華的人了。
  而今年剛進入這所高中的一對藍姓雙胞胎在短短三個月內變成了幾乎全校皆知的名人,要說他們長得帥,是有摸到那麼點邊沒錯,但不及三年二班的一個混血兒;要說他們成績好,也不過就是在紅榜邊緣徘徊不定,從沒有過所謂第一、二名的頭銜;要說他們體育方面有天份,也不會就會跑能跳,和隔壁班田徑隊的同學差得可多了。
  那他們在校內受到注目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但相信碧翠絲的尖帽子吧,絕對不只是因為他們兩個是雙胞胎,然後又長得很像這種膚淺的原因。藍家雙胞胎各有一個「過人之處」(好吧,這麼說是好聽點的代稱),藍束,雙胞胎裡的哥哥,患有恐女症;藍晏初,雙胞胎裡的弟弟,有著女裝癖。
  不過即使如此,似乎也不大影響他們兄弟倆的桃花運,他們是女孩子們口中經常談論到的對象,也是青春期少女們私下排行常居十名前的男友候選人。有趣的是,藍束與藍晏初時常在排行裡互爭前後──雖然這件事情他們本人並不自知。
  「我今天跟藍束同學說了早安耶。」少女A捧著雙頰一臉幸福,身旁感覺都開出了無數朵小花。
  「我啊、剛剛可是幫藍晏初同學撿了橡皮擦呢。」少女B迷戀的注視著自己的指尖,彷彿藍晏初正握著她的手一般。
  「我、我跟你們說……我前幾天在學校附近看見藍束同學,他旁邊居然跟著一個女生……我以前沒聽說過他有女朋友啊!」少女C握緊手中的飲料杯好表達自己的沉痛,她印象中的情報是藍家雙胞胎都沒有正在交往的對象啊!
  少女A、B對望一眼,露出不怎麼意外的表情。
  「喔,那應該是藍晏初同學吧。」
  「對啊,應該是吧。」
  「……咦?」

點文者→ㄌㄌ
角色→景柯
TAG→日常

  景柯醒了。他一直很想用「睡到自然醒」這貴婦專用的奢侈字眼來形容自己每天的睡眠狀況,但很不幸的,每次睡到自然醒的都是他的貼身秘書。景柯打從內心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的秘書能夠在凌晨四點三十七分準時醒來,然後還打過來Morning Call啊?
  想到這裡景柯就覺得不爽(但是他明明可以接把手機關機)。
  他在床面上翻來覆去卻怎樣也沒法再次入睡,直到他原本該起床的正常時間,景柯一直在想著今天一天的行程。
  手機又響了,是秘書煩躁的第二次Morning Call。
-
  景柯下班了,他坐上車後便鬆了鬆領帶好讓自己喘口氣,前方的司機兼秘書(對,就是每天Morning Call的那個)──阿基,症對著車內的後視鏡抓著他的雞冠頭,「嘿Boss,要去哪嗎?還是直接回去?」
  「嘛……」景柯低頭看了眼寬大的手機屏幕,手指蹭了蹭下顎,咧咧嘴角笑得連虎牙也露了個白。
  幾分鐘後,景柯和阿基利於某扇門前,阿基的手中還拎了兩大袋的KFC,景柯整理了下衣襟和頭髮,按下門鈴的同時露出完美無比的笑容。
  門在幾秒後開了,來應門的人是阿四。正當景柯的招呼語要脫口而出時門板在他面前被關上了。
  至於門的裡面──
  「景何,是誰?」
  「柯基來了。」
  「啊?」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書
TAG→just a joke

  『嗨,我是涼。』
  『維斯在我床上喔:)』
  當迴在錄音空檔看見這簡短訊息和一個照片檔後理智瞬間斷線,他無法相信傳訊者的顯示名稱是自己最最寶貝的戀人。照片裡的維斯托利亞安睡(迴猜測他並不是真正的「睡著」)於一張床面上,而圖檔的左下角還有一隻手壓在床上,這讓迴感到極度不安。
  這樣的一個突發事件逼得迴丟下只進行到一半的錄音工作,一面撥打戀人的手機號碼一面衝出公司,馬上招來一輛計程車說了一個街名,順口交代司機開快一點。而就在迴重播到第七通時手機終於被接起。
  「你到底對維斯做了什麼!」
  『噯,別這麼大聲嘛,傷喉嚨喔。』訕笑傳近迴的耳裡,使得他的怒氣又上漲了些。
在車子停下後迴拋了張大鈔便急忙下車,站在一棟公寓前對著話筒另一端的涼大吼,「把維斯還給我!」
  『火氣真大。』
  『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繼續閲讀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7

【自創】TAG小短文26~30。

*有自家孩子跟別人家孩子。
*基本都是以五篇一個單位。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茶九
TAG→大哥是對的、零食、電風扇

  「好──熱──喔──」九葉跪坐在電風扇前面拖著長長尾音,因風的直直吹送而使得聲音有些變了調。
  「吼你不要擋電風扇啦!」茶述推了推弟弟的肩膀,然後將他擠開了點好讓自己也能夠吹到涼風。
  「二哥不要搶啦!」
  「你才是!」
  「不給你吃我烤的餅乾了啦!」
  「哼哼我買了超大支的Pocky也不給你吃啦!」
  涼叼著冰棒看向正在為了電風扇爭執的兩個弟弟,然後勾起後方的小提把將電風扇的頭轉向了自己這邊。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茶九
TAG→原因、親愛的弟弟、如果有一天

  涼趴在嬰兒床邊,看著裡頭的一對雙胞胎,安睡的小小臉蛋泛著惹人疼的粉色,涼找不到形容詞來描述他所看見的畫面,他只知道從此以後他多了兩個小自己兩歲的弟弟。
  涼聽過很多關於雙胞胎的特別之處。例如兩個人會長得一模一樣、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也沒有差別、甚至會有神祕的心電感應。在涼的認知中,雙胞胎是等同於複製品的另一個名詞解釋,而在自家的那對雙胞胎年紀愈來愈大後,涼才知道原來異卵雙胞胎是長得不像的,而且即使是同卵雙胞胎,也不可能興趣嗜好也都相同。
  不過他們兩個似乎真的有所謂的「心電感應」就是了──如果經常同時說出一樣的句子也列入標準的話。
  涼總是覺得,他的兩個弟弟實在可愛的要命,尤其是兩個小不點對著自己不停地喊哥哥、哥哥,然後一邊繞著他打轉時。
  雖然涼老是擔心他們兩個在學校會不會被欺負,因為那對雙胞胎小時候可是比現在還內向得多,尤其是在他準備升上高中的那段期間,涼總想著自己畢業後兩個弟弟會不會沒人靠的問題。
  幸好他們還算平安的畢了業,而且茶述甚至考上了和涼同所高中,九葉則是選擇了高職的幼保科。涼看著眼前又在拌嘴的兩個弟弟,唇角不自覺的往上揚了些──那是只有面對最親愛的弟弟才會出現的一絲溫柔。
  如果哪天三個人都交女朋友了、搬出去住了、結婚了、生孩子了,這樣的笑聲與光景還會存在嗎?
  『哥,你在發什麼呆?』
  不知道哪時候又恢復和平的雙胞胎弟弟站在涼的面前,一個俯視一個仰視的看著他。
  「啊哈,沒事,走啦哥今天心情好請吃雞排!」

點文者→阿逆
角色→噹薄
TAG→獨自一人的時候

  「好……痛、」噹薄面部朝下的趴到在地面上,悶悶哼聲顯示出自己的疼痛,經過大約五分鐘的努力他才重新撐起身子站起,他甩了甩頭,拖著笨拙的身子走到大樹下,然後挑了大片樹蔭當做睡午覺的地方。
  然後他閉上眼,噹薄覺得自樹葉縫隙撒下的陽光很舒服。很溫暖而且無私。
  如果可以一直待在這裡就好了呢。
  噹薄正在學著忽略那些不友善的視線。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茶九
TAG→糖果與鞭子、下雨、電腦

  「哥──」九葉自後攀上涼的肩頸,討好似的輕蹭著他就像隻貓想要食物一樣,「可以換我了嗎?」
  「等我上完線稿,乖。」涼空出左手往後方探去、揉揉九葉的頭,收回手的時候順便拿起一旁的手搖飲料,卻發現裡頭已經空了,「嘖、」
  「哥哩麥騙肖!從剛剛到現在你也沒開SAI啊!」少年連頭髮亂了也沒感覺,只管慘叫著向自家大哥抗議,「而且你昨天也這樣說!」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
  「噯是喔?」涼扯開嘴角有些無賴地笑了,他轉過身看向正鼓頰鬧脾氣的九葉,伸出雙手搭住么弟的肩,「九葉,你幫哥去買飲料回來,電腦就讓你。」
  「……哥,外面在下雨欸。」九葉看著眼前笑得燦爛無害的涼,一臉「你在耍我嗎」的神情。說真的,就算再怎麼喜歡自家哥哥,他還是不想冒雨出去幫涼跑腿。
  「呿,好吧,那你就等我畫完圖。」吃了閉門羹的涼咂咂舌,回過身子真的點開繪圖程式,開啟一張舊草稿。
  「啊──哥好詐──!」九葉又抱怨了幾句,見涼還是沒什麼反應,哼聲撇開了頭,「我最討厭哥了。」
  「……九葉,過來。」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對噗擠──噗要捏嗚──」
  「我回來了,我買了飲料跟、你們兩個在幹嘛?」
  茶述拎著冷飲與食物才剛回到家,看見的就是弟弟被哥哥死扣在懷裡捏臉的畫面。
  「阿兄啾咪這肆家包──」

點文者→阿良
角色→迴書
TAG→情書、三年

  維斯托利亞看著客廳桌面上的信封,淺綠色的信封上沒有署名要給誰,但是他知道,這一定是自己那滿嘴甜言蜜語卻又句句發自內心的戀人留給自己的。開頭依然是我親愛的維斯,三年來都沒有變過的。
  啊……居然已經三年了嗎。維斯托利亞閱讀的動作停滯了。也就是說,他們已經交往兩年半,然後也同居兩年了。未被詳細閱讀的信紙抵上了維斯托利亞的唇,他想起這一千零九十五天以來,信的內容從來沒有重複過。唯一不變的只有收信者與寫下情書的人。
  他勾起嘴角笑了,即使信紙掩去了那優美薄唇所牽起的弧度。
  當夜歸的迴在宵夜旁看見三年來的第二封回信時(第一封是他終於答應和他交往),開心得不顧一切就直接衝進臥室抱住維斯托利亞。
  之後的事情就關上燈吧。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7

【自創】TAG小短文21~25。

*有自家孩子跟別人家孩子。
*基本都是以五篇一個單位。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迴
TAG→打招呼、嫉妒

  「唷、」涼朝著一個人坐在咖啡廳內的迴打了個不大正規的招呼,語調愉悅至極像是遇上了什麼好事一般,「在等誰啊?維斯嗎?」
  「嗯對,然後你現在坐著的的是維斯的位置。」金眸微瞇似乎不大高興,迴咬著吸管像是在克制自己不要做出過於脫序的行為般,「等等維斯就來了,所以──」
  「所以怎樣啊?」涼的笑容看上去好不欠扁──當然這是迴的單方面認為──,他伸出手,往迴那張好看得過分的臉捏了捏,「你知道的,我可以讓維斯沒辦法來這。」
  「噗呃、維、維斯是我的……!」
  維斯托利亞在經過店家外頭時猶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進去。

點文者→希夫人
角色→亥寧
TAG→夏日午後

  「嗚啊──」亥寧從柔軟的床鋪坐起,背心跟短褲讓好身材一覽無遺,加上可愛的娃娃臉,任誰都會想要將她一手抱起(實際上也似乎能夠這麼做)。
  悠哉的午覺過後亥寧習慣性地走往廚房,看著冰箱上頭的便條紙,撕去了幾張已經解決的事情,一邊看著自己有些潦草的字跡,一邊想著等等要出去買晚餐才行,還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啦我還沒修羅機動裝置──!」
  看來今天一樣要在製作道具中度過了。

點文者→阿良
角色→迴書
TAG→不厭其煩、剪頭髮、親吻之上

  「維斯……」他用迷人低啞的嗓音喚著戀人的小名,激情退卻後兩人的體溫還有點高,緊擁著對方卻不覺得熱。迴的指節梳開因性事而略顯凌亂的白髮,燦燦金眸中不自覺流露出對於維斯托利亞的眷戀。
  又隔了將近一個月半才再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著他。因外出次數不多而白皙細膩的肌膚很輕易的就能留下吻痕,掩於纖長掩節之下的子晶瞳眸染著睏倦,而極軟的雪白髮絲似乎又比記憶中長了點。
  「頭髮又長長了?」迴吻著他的面頰,是那樣細碎溫柔、宛如配合著他輕淺的呼吸。他來回撫著維斯托利亞的長髮,鼻尖埋入戀人線條優美的肩頸,貪戀著那股專屬於維斯托利亞的氣味。
  「我幫你把頭髮剪短一點好嗎?畢竟夏天也快到了,而且短髮的維斯一定也很好看吧、」迴將額頭貼靠上對方的,半垂眼眸低語著自己的想法,微啞嗓音充滿磁性就這麼到在維斯托利亞的唇邊。距離很近,近得讓兩人的鼻息相互感染。
  他們凝視彼此,最後嘴角牽起的弧度很淺卻溢著滿足。「晚安,維斯。」
  我想你還是不要剪掉頭髮好了,我可以每天幫你弄不一樣的造型。隔天,迴抓著梳子與吹風機笑著一邊這麼說一邊把維斯托利亞按在梳妝鏡前。
繼續閲讀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6.27

【自創】TAG小短文16~20。

*有自家孩子跟別人家孩子。
*基本都是以五篇一個單位。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九
TAG→兄弟、性格差異

  「阿──涼──」少年一個蹦跳便來到涼面前,手上還晃著一個小小的保鮮盒,裡頭裝的是昨天烹飪課時做的餅乾,興奮的樣子就像是想要人快點吃吃看然後順便評價一下,然後便很順手的將一塊餅乾扳成兩半、塞進了涼的嘴裡。
  「唔、」涼錯愕了下,連問問餅乾是什麼口味都還來不及,但嘴巴卻還是反射性的嚼起了那半塊餅乾,「好吃欸。」
  「你喜歡的話還有喔我烤了很多☆」因為得到稱讚而很開心的九葉打開了盒蓋,大約有三種不同口味的餅乾不大整齊的擺放在裡頭,涼瞄了一眼,拿起抹茶色的薄餅,卻是將其塞往九葉的口中,然後咬下了外露的另外一半。
  「謝啦。」還含著半塊餅乾的少年楞在那兒,整個臉頰都紅透了卻還是不自知。

點文者→希夫人
角色→修斐
TAG→吃醋

  午夜二時,就連家貓也熟睡的靜謐時刻。可「他」還沒回到家啊,而且手機又是一次次的語音信箱……修瞄了眼電腦螢幕右下角的數字,不自覺地輕嘆出聲。
  「真是的……」語音未落,外頭遍傳來了門鎖被打開的小小噪音,修連忙起身走往玄關觸,看見的是讓自己擔心老半天的戀人,而眉頭在嗅到酒氣時隨即皺起。「你跟誰去喝酒了?」
  拉斐爾低吟了聲,將側包和外套吊掛上一旁的衣帽架,抬手便攬住修的脖頸,親暱地吻著他的面頰明顯的是在向人討好、撒嬌。
  「跟幾個同事去的。」被酒精浸染過的嗓音誘惑至極,尤其是當薄唇貼近耳廓更甚是舌尖探入耳穴的時候。
  「噯。」修知道他一定在說謊,但也只能不輕不重地捏捏人的腰,半是無奈半是寵溺的。他拍撫拉斐爾的背順口催促了聲要對方快去洗澡就寢。而拉斐爾依舊是又向修討了幾個溫柔碎吻才肯乖乖鬆手、打著呵欠踏進浴室,修看著被關上的門,耙梳幾下褐色卷髮,走向廚房打算替拉斐爾熱杯奶茶──因為說真的,他並沒有很喜歡酒的味道。
  當拉斐爾擦拭著淡金色長髮踏出浴室時,綠色馬克杯內的奶茶正巧停留在一個好入口的溫度。看見奶茶時拉斐爾笑彎了紫藍色的眸子,捧起杯子感受著令人平靜的熱度,而修則是伸手輕撫著對方半濕的髮,然後從上衣領口的地方瞧見鎖骨上的曖昧吻痕,他沒說話,只是將拉斐爾手中的杯子拿開,摟住人的腰就往一旁的沙發上壓。
  「唔、要幹嘛啦、」
  「乖,我等等再替你洗一次。」

點文者→阿良
角色→涼九
TAG→以K面、目標

  九葉常常思考著,要怎麼樣才能夠像與自己只相差兩歲的涼一樣的受歡迎──不只是內在的魅力,還有最重要的外表。
  思考了好一陣子後卻還是沒理出個結論,他有些頹喪地伏趴在桌面,直到涼走至九葉的身旁,伸手揉亂了他的短髮、他才抬起頭來問涼有什麼事。
  涼將手中已經咬了幾口的雞排遞到九葉面前,還嚼著肉的嘴含糊不清的問說你要吃嗎。
  九葉看了看雞排,又看了看涼,表情突然變得無比認真。
  「吃到帥哥的口水也會變成帥哥嗎?」

點文者→希夫人
角色→書+非
TAG→尋找失物

  「我去開門。」漸非看了眼正在整理資料的維斯托利亞,在門鈴響起後的五秒後起身往大門口走去,開了門之後站在門口的人帶給漸非一種既視感。但他也沒花太久的時間去思考,說了請進後便讓人先坐在接待室的沙發上。
  「你是來委託什麼的?」他的語調冷冷淡淡,幾乎可以算是平靜毫無情緒,琥珀色的眼眸微瞇注視著眼前的綠髮青年。總覺得……好像真的在哪裡看過這臉孔……。
  「我要找回一個很重要的東西,那個東西被某個人藏起來了。」委託者這麼說著,一邊四處張望的舉動讓漸非感到有點奇怪,而緩緩飄至的茶香打斷漸非的思緒,維斯托利亞放下托盤,然後將兩杯冰茶分別置於漸非和委託者的面前。正當維斯托利亞想要轉身迴去整理東西時被握住了手腕。
  維斯托利亞和漸非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皺起眉,一個正想甩開手一個才想開口的時候,委託者咧開了燦爛的笑容,「我的心,被你藏起來了呢。」
  「……滾。」

點文者→希夫人
角色→緹煉
TAG→橡皮糖與貓

  「嘿,煉,別這樣嘛。」「滾開。」
  「真的不跟我去吃個飯?」「不要。」
  緹思微微地彎起了唇角,走在他前頭的煉並沒有發現。
  「好吧,我原本打算去貓咪餐廳的。」
  「……我去。」

留言:0  Trackback: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