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8.07

【拉斐爾】130807,這真的是燒烤店嗎?



  拉斐爾看著手機中白茶剛傳來不久的訊息,似乎是燒烤店不知為何突然湧進大量客人,導致人手短缺,所以才會向自己發來求救訊息,還說了不用擔心店長會支薪的。

  「拉斐,你要出門?」
  「嗯,白茶那裏人手好像很缺。」
  「那記得早點回來。」
  拉斐爾的允諾被隱沒於一個深吻。

  「啊,千藤,笑一個。」拉斐爾來到燒烤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叫住千藤鴇,然後拿起平板……接著下一秒馬上被千藤鴇給阻止。「千藤好討厭、」
  「拉斐爾,你是來幫忙的吧?」千藤鴇將菜單往下拉了點露出半張滿是無奈的臉,然後用眼神示意了大約是員工休息室的地方,「快點去換衣服。」
  「好嘛,千藤好兇。」他故作無辜地眨了眨眼,乖乖收起了3C產品晃著低馬尾走進了後方的房間,當他還在打量環境的時候便發現了桌子上有整齊疊好的一件紅色旗袍,上頭有張紙條大約是白茶留下的。
  「穿上這件制服之後就來幫忙吧……」他唸出了白紙上的好看字跡,隨手將紙條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接著他注意到了衣領處還放了朵和旗袍類似色彩的假花髮飾,八成是牡丹或什麼吧,他對花沒有研究。
  嫣紅色旗袍、深紫色花髮飾……還有黑色長襪跟高跟鞋。齊全到一種令人感到神祕的地步──等等,尺寸是合的?

  「頭髮的話,綁起來就可以了吧?」拉斐爾踏出員工休息室,指著自己難得被紮成高馬尾的奶白色髮絲,讓深色的假花髮飾更眼得突出。
  岔開得好高感覺腿好涼啊……還是應該說屁股……?手臂也是呢……
  他撫著外露的細瘦手臂,一邊向千藤鴇說著換上衣服之後的感想。

  「拉斐爾,有人點台。」
  「噯?」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8.06

【修X拉斐爾】**02**,喜歡與否。


  「你喜歡我嗎?」
  他被這句話給問得傻住了,連穿衣的動作都停了下。
  「……大概吧。」
  自此之後他沒對他說過一句喜歡。
-
  他獨坐於教堂裡排列整齊的長椅之上,在最前排最靠近上帝之位他低垂著頭喃語,模樣宛如向天父懺悔。
  他忘了自己是無神論者。

  他撫著又開始蓄留的髮,啞著嗓子笑了。

  「對不起。」
-
  「吶、你喜歡我嗎?」
  「喜歡。」
-
  輕笑著將尼古丁吸入肺裡,悶痛的感覺蔓延。那笑有點模糊了,被焦油給浸染得泣不成聲。
  火星捻滅於脊骨之上,恍惚之間似乎還聽見皮肉滋滋作響,惹出了染帶淚水的咯咯笑聲。

  喂,你愛過人嗎?
  反正我跟你之間並不是愛。
  我知道。
  嗯。
  所以?
  啊……小鬼,你在問愛的定義嗎?
  也許吧。
  問問你自己吧。你愛過人嗎?
  ……嗤。
-
  「嗯。」他硬是擠出了個單音節好為接下來的言語做準備似的,「那麼,我大概也喜歡上你了吧。」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8.04

【修】130803,一根菸的時間。



  他說過,他不喜歡菸味。
  但當他遲遲等不到他回家而時鐘卻又走得特別快的時候,他會想點起一支菸。他會希望當菸燃盡燒至自己指頭時就能看見對方,可他早把菸戒了,他也早就忘了一支菸燃盡大概需要多少的時間,他只知道吸根煙會短命十一分鐘。
  他開始想著泡一杯咖啡需要多久時間,而等他一句我回來了又需要多少杯咖啡被飲盡。他坐在客廳沙發上任由電視反覆播報著今早就看過的新聞,仰頭讓後頸抵上了靠背,茫然然地注視白色光源也不管雙目刺痛,他彷彿看見菸圈被吐出。

  一圈一圈的像個繩套,卻在下一秒散逸以至於什麼都抓不住。

  湖綠雙眸因而闔上。
-
  他反覆思考著自己的行為是否就稱作趁虛而入還一些什麼的,可他也不確定當時的那人是抱持著怎樣的一個想法。
  ──如果和他猜想的一樣,那麼狡猾的就是自己了。明明那種行為連救贖也稱不上,只是因為一個恰好的時間點而自己的一句話一個擁抱就那麼剛好地被他所接受。
  是誰先走上這條路的已經分不清了,代表倆人的不是平行線卻也無法在短期之內相交進而變成一條單軌。

  「我回來了。」

-

  一個人最大的缺點不是自私、多情、野蠻、任性,而是偏執地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
  「你身上的酒味好重。」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7.31

【千藤鴇X拉斐爾】130731,不在場的那個人。


※BL
※R18
※千藤鴇X拉斐爾

繼續閲讀
留言:0  Trackback:0
2013
07.31

【拉斐爾】**0817,噓,乖一點。



  「真的、要做嗎?」他原是安靜且守本分的資優生,到這兒反成了怯懦更甚能感覺到他正瑟瑟發抖著的兔子。他的問句換得的是一個覆上唇瓣的吻,足以讓他暫時失去思考能力的。
  「我們不是都做過了嗎?」噢,撇除那時候的狀態是在兩人都意識迷茫之下的話。
  他現在有些想逃跑。「唔,明天我有個重要的考試……」他試圖推拒,但卻被雙手高舉壓於頭頂之上給扣得死緊,他側過首逃開了上方那人的眼神,即便他們的視線根本沒有相交。
  「你很久沒讓我碰了,拉斐爾。」這是實話,他總是埋首於書堆中就為了以後的目標,他儘管是愛著他的卻不明白該怎樣撥出自己的時間去和他相處。
  他垂下眼簾吐出了句抱歉,「等我考完……呃、不要、」
  「噓,乖一點,你室友快回來了對吧、」他一瞬間顫了顫身子,就連脖頸上的舔舐啃咬也沒感覺到,無法掩飾的慌亂染上了還有些稚嫩的臉龐(或許是因為薄弱的東方血統而致),還想說的一些什麼被梗在喉頭被一聲聲吟喘取而代之。
  然後他哭了,連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


留言:0  Trackback: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