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3.09

【架空】諾諾老師是我的新娘子!

※幼兒園Paro,謝謝若拉、過貓菜兄弟、櫻草花、羅布

  「諾諾老師!」一票小毛頭在下了娃娃車後便揹著小側包蹦蹦跳跳的跑向臨諾,繞在他身邊的小小孩們充滿朝氣的喊著早安,臨諾蹲下身子好讓自己的視線與孩子們平齊。那平時總是披散於肩的黑色長髮束成了高馬尾,而瀏海則用樸素的小夾子整齊地別至耳後,簡單的上衣與長褲,還有一件以米色為基調的可愛圍裙,散發出的氣質純粹乾淨。
  「老師今天也好漂亮!」不知道是哪個孩子突然這麼說了,雖然臨諾知道這只是幼兒所懂詞彙不多才說出的形容,可他的臉頰還是泛起了不明顯的粉。「老師──阿眠又睡著了!」
  臨諾聽見遠了點的呼喚,連忙站起身朝聲源走去,看見的畫面不意外是詩眠那孩子連包包都沒有放下便睡倒在娃娃角的場景,而站在一旁的舒潔則是很想要叫醒自家弟弟。「阿眠!快點起床啦!」
  他嘴角的笑容多了幾分無奈,彎身將詩眠抱起、讓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動作溫柔的拍撫著孩子的背部,臨諾思考了一下到底要搖醒他還是讓他繼續睡。
  「諾諾老師我也要抱抱!」
  「不公平!只有阿眠有抱抱!」
  櫻草花和若拉一左一右分別抱住了臨諾的腿,小小的臉頰氣鼓鼓的像是在抗議著為什麼只有詩眠可以被抱著。臨諾有些為難的看著他們倆,在雙手都沒空的狀況下他實在很難跟孩子們解釋,但過不了半分鐘,櫻草花和若拉居然為了等等臨諾會先抱誰的事情而吵了起來。
  「我啦!諾諾老師一定會先抱我!」
  「哪有明明就是我先──」
  「才不會呢!因為我以後要娶諾諾老師當新娘子啊!」
  「妳明明就是女生!怎麼可以娶諾諾老師!諾諾老師要嫁給我才對!」
  「你亂講!女生也可以娶別人啊!」
  他們的爭論讓臨諾慌亂了下,想要勸架的時候卻又有另一個聲音插了進來,「諾諾老師有男朋友了啦,你們不要吵好不好?」
  羅布有些小大人樣的看著櫻草花和若拉,他一本正經地這麼說著,惹得臨諾整張臉都紅了。
  「決鬥!我要跟諾諾老師的男朋友決鬥!」
  「贏的就可以娶諾諾老師!」
  「──哇有人叫我嗎?」巴納比推著擺有孩子們早餐的餐車來到了教室內,今天的早餐是藍莓果醬三明治,還有牛奶。臨諾發現舒潔躲在巴納比的身後,八成是看不下去這樣的畫面,所以跑去找巴納比求救了吧。
  「……好高……」
  「……嗚、」
  看來那兩個小小孩的目標是有點難達成了。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0305】紅色緞帶。

※巴諾,BZ效果為愛撒嬌

  「諾諾你看。」巴納比展示著不知道從哪裡取得的紅色緞帶,在臨諾的面前晃了晃,嘴角咧開的笑容一如往常。
  他捧起茶杯的動作一頓,抬手將指尖擱上巴納比的胸膛,輕輕於其上畫下了一個問號詢問對方想做什麼。
  「我幫諾諾綁頭髮好不好?」他不等臨諾回答便已經繞到對方身後,大掌掬起那墨如子夜般的極軟青絲,「把頭髮綁起來的諾諾一定也很好看的吧、」
  他的語調裡有著些許的期待,這讓臨諾覺得任著他也不是什麼壞事,便微微頷首答應了他的要求,然後便得到了一個落於髮頂之上的親吻以及一句我最喜歡諾諾了。
  臨諾感覺到自己的長髮被輕握住,對方以指代梳的動作溫柔至極彷彿像是對待易碎品般地,然後是緞帶穩穩束上的扯動。「綁好了哦──」巴納比的語尾上揚好像還飄著顆看不見的愛心,臨諾伸手往後腦杓撫去,在緞帶打結之處他好像摸到了不一樣的感覺……是蝴蝶結?
  頓時間臨諾感到有那麼點難為情,回過身子正想要詢問巴納比為什麼是綁成蝴蝶結的時候,對方便微微傾身、伸手將他掩去左頰的髮絲別至耳後,「諾諾明明長得很漂亮,不要老是遮住臉嘛、」他並不覺得對臨諾使用「漂亮」這樣的形容詞有什麼不對,因為他是真的這麼覺得。
  臨諾紅了臉,然後以雙臂環摟上巴納比的頸子,試圖將自己的表情給藏起來,不讓對方看見。
  「諾諾又害羞了哇──」好可愛、
  他嘻笑著回摟住臨諾,帶著甜甜藍莓味的唇吻上戀人。

  十二公分,那是個依靠與接吻都恰到好處的距離。
  多一點點也沒有關係,他的手臂有足夠抱起他的力氣。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0304】我們回家。

※巴諾,BZ效果為變為雪女/男,變得冷漠,被人擁抱後恢復

  墨般的黑髮以細線紮成低馬尾,而那髮稍末端卻幾乎看不見任何色彩,蒼白膚色近乎病態,那如子夜般沉靜的雙眸此刻卻不帶任何感情,冰冰冷冷、
  他輕吁出口氣,寒氣侵擾上了自己的指尖,於上凝結成冰晶。
  ──一定沒人會想靠近這樣的我,對吧?
  臨諾看著因吐息而飄落的美麗雪花,黑眸裡滿是迷惘及不安──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何。
  很冷,但自己的體溫卻又比外界更低了些,不知識從哪拂來的風吹起了他那透明的髮尾。
  「……你長得好像一個人啊、」過分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而讓臨諾沒有注意到來人,那句話引起了他的警戒心,幾乎是反射性的退後了幾步想要遠離對方。
  「諾諾?」那紫髮的人知道臨諾並無法開口,所以逕自的說了下去,卻沒有發覺自己像在演獨角戲似的,「是諾諾對吧?」
  他的彎眉蹙起,好半晌後才寫下了「我是」兩字當做那問句的回應,眼前的人朝著自己伸出了手彷彿示意他搭上,「外面很冷,待在外面太久會感冒的哦。」
  「回家吧?」那雙桃粉色的雙眼輕眨著,伸出的手擱置於半空中好久好久。
  『回去哪裡?』臨諾反問著巴納比,他不懂為何對方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明明、自己沒有家……對吧?
  「當然是諾諾你家啊、」巴納比的語氣明顯的有著困惑,他向前邁步想要靠近臨諾,「我們說好還要一起吃派的不是嗎?」
  在對方靠過來的一瞬間,臨諾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退後了一大步,就差沒有張牙舞爪的發出低吼威脅。
  『不要靠近我。』
  他腦袋裡的思緒亂成一片,他應該對眼前這人是很熟悉的……是嗎?
  為什麼不能靠近諾諾?巴納比的頭上冒出了大大問號,他不能理解自己最寶貝的戀人為什麼會回應他,可巴納比還是牽起了那有些傻氣卻又爽朗的笑容,「諾諾感冒了嗎?傳染給我也沒關係的哦,走吧,我們回家。」
  『你是誰?』他那雙黑眸裡染著的是最純粹的困惑,彷彿是幼兒像成人詢問著好多為什麼一樣。
  巴納比的笑容凝結了那麼幾秒。「我是巴納比啊。」那個你說過最喜歡的巴納比。
  臨諾覺得頭好痛,對方的笑容彷彿曾佔據記憶的一角但他想不起來,而他沒有自覺的是周遭的氣溫又降低了。『我們認識嗎?』
  「……諾諾?」巴納比嚥了口唾沫像是想要順勢將不想承認的憂懼吞回肚裡,「這不好笑啦,我們快點回家吧?」
  不要。
  ……不要、
  臨諾搖著頭,連帶那頭柔順而髮尾卻失去色彩的墨色長髮輕輕擺動。
  『我不認識你。』
  「諾諾?諾諾你怎麼了?」巴納比的語氣不由得慌張起來,他是多麼害怕被眼前的人所厭惡,但是……、「是不是我惹你不高興了?你打我罵我都沒關係的哦、只要諾諾不生氣就好了,諾諾?」
  臨諾不認識──更準確的來說,是不記得──眼前的人。
  他不記得記憶裡有他高大的身影,不記得那被亂髮掩去的粉色眼眸,不記得自指節蔓延至肩膀的刺青,不記得那身上總帶著的甜甜藍莓香。
  『不要過來。』
  他又一次的拒絕對方的關懷與善意,那看上去瘦弱的身子顫抖著,宛若受了驚嚇的幼獸般脆弱。
  巴納比不可置信的微微瞠大雙眸,那原本希望臨諾搭上的手收了回來,緊揪住胸前的衣料試圖想要讓那隱隱作痛的感覺消失,他好想好想再喊出一聲諾諾再跟他說一次我們回家再說一次我最喜歡你了。可他辦不到,他茫然地看著瑟瑟發抖的臨諾,只覺得好難過好難過。
  臨諾別開了眼神,他忍不住緩步後退想要逃開對方的視線,但卻沒有注意到後方的石塊而被絆倒,跌坐在地的瞬間不知怎地湧起了一股想哭的衝動。眼淚落下的理由不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覺得心裡空蕩蕩的好像被挖走了一塊,很痛、很痛。
  「危險!」他原本想搶在臨諾跌倒時抱住他但還是趕不及,但巴納比還是單膝跪下後牽起臨諾的手,想要將那應是被他捧在掌心上疼的戀人扶起。「別受傷了……」我會很擔心的。
  在被握住手的瞬間臨諾停止了顫抖,原因是巴納比的手很溫暖,而那樣的溫度令自己感到茫然,就連將手抽開的動作都忘了。
  「……」見對方並沒有反抗自己的這般舉動,巴納比忍不住將臨諾輕拉進自己的懷裡好好抱著,他已經做好會被討厭一輩子的心理準備。
  就算被諾諾討厭也沒關係,只要我還喜歡諾諾就好。
  沉默在寒冷之下蔓延更顯沉重,那雙沉靜如湖面的黑眸不知被什麼激起了點漣漪。
  ──巴納比?
  那股過分熟悉的溫暖感染了自己,而原先不知為何發寒的身體逐漸回溫,臨諾微顫著雙臂回摟住了戀人,然後指尖在他的背上輕輕的畫下一個問號,一如往常的。
  巴納比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淚水落於臨諾的肩上,就在感覺到那以指尖傳遞的問句的瞬間明顯的顫抖了下,然而他沒有馬上回應對方,只是靜靜的抱著他,像是深怕對方又會再一次寫下我不認識你這樣的話。
  『你怎麼了?』因為巴納比的默不作聲、臨諾又再一次寫下問句,但他的疑問依舊沒有獲得解答,可巴納比收緊了些的擁抱卻好像又回答了什麼。
  他沒有看見巴納比哭泣的模樣,但那骨感的手卻安撫似的輕輕拍撫著那頭紫髮,像是說著好乖好乖。
  「沒事、」巴納比胡亂抹了把臉順勢將淚水擦乾,鬆開了懷抱、露出那以往的笑容看著臨諾,「我們回家吧?諾諾。」
  他注視著他最喜歡的、那個巴納比的笑容,抬起手輕輕捧住戀人還帶著幾分稚氣的臉龐,輕輕的在那唇上一吻。
  『我們回家。』回家烤好吃的藍莓派給你、泡好喝的薰衣草茶給你。
  巴納比牽起臨諾的手將他拉起,親暱的鬢髮廝磨然後是一個輕輕的吻落下。
  他們緊緊牽著彼此確認不會失散,然後一齊走回了熟悉的生活。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事件】暴風雨。


  滴、答。
  即便他多想趕在雨點浸濕大地前離開宅邸,臨諾一踏出窗櫺縫隙的瞬間一切便已經來不及。
  雨勢急得令他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他只得抱著一捆細綿繩又躲回了玻璃窗之後,一陣風颳進那縫中卻差點讓臨諾失去平衡。他躲在玻璃和花布窗簾之間,看著那雨水拍擊上窗。
  好吵、好吵、好吵。
  他捂住了雙耳試圖阻絕那在夢裡曾不斷出現的嘈雜聲響卻徒勞無功,臨諾屈膝蹲身想讓自己變得小小的,以為這樣就能夠逃避自己不願再次回想的過往。
  他討厭下著大雨的日子。
  他討厭除了雨聲外什麼也聽不見的世界。
  他討厭被雨點打上身的感覺。
  他討厭因為雨而看不清的視線。
  他討厭那帶走摯愛之人的雨。
  淚水悄悄滑過那張與母親相似的臉龐,被墨色長髮掩去的左臉是為了紀念誰而此刻他卻希望自己遺忘一切。
  他只願天空恢復晴朗,他並不介意踩上泥濘的地,他只願在烏雲散去的瞬間那些盤據於記憶一角的灰色可以被帶走。
  落雷劈裂並非澄澈的天空,臨諾在同時放聲大哭。
  安安靜靜的嚎啕大哭著。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架空】要站穩哦、

※人類學園Paro,巴諾

  臨諾擠上了校車,走到後方一點的位置正想喘口氣時司機卻來了個大轉彎,一時的重心不穩使得他傾身向前──
  「諾諾要小心點哇、」臨諾被巴納比穩穩的接住了,他重新站直身子,略感歉疚的在對方掌心上寫下「Sorry」,「要抓好……唔、」巴納比環視了一下車上的拉環,不是已經被佔去了就是角度很難抓得到,而自己也正好握著對方正上方的拉環,但卻又沒辦法鬆手改變目標。
  下一秒臨諾被攬進了巴納比的懷裡,是個能清楚聽見他的心跳感受他的呼吸的距離。「這樣子諾諾就不會跌倒了,嘿嘿!」
  「……」臨諾連耳根子都紅了,『巴納比,這裡人很多。』
  「人很多?我知道哇我們在校車上嘛、」
  ──問題才不是這個,笨蛋、


-
留言:0  Trackback: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