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6.29

【藍束與藍舒/日常】關於傑樂、朱凡尼、蘇札。

先謝謝三位家長//

傑樂→氣球、金絲雀、小男孩
傑樂(18)+藍束(5)←心智與年齡相同的年操注意

  色彩豔人的金絲雀佇於傑樂肩上,令聽者心情愉悅的啼聲美妙動聽,傑樂微側過首注視著鳥兒,伸出食指壓上牠的小小腦袋蹭了幾下。
  「要吃小魚乾嗎?」傑樂拿出了一個小袋子,從中捏起一尾被他充當零嘴的小魚乾,湊到金絲雀橙黃色的喙旁,湛藍眼眸中染滿了笑。
  金絲雀歪了下小腦袋,叼住傑樂遞來的小魚乾,待他鬆手後便仰頭嚥下。「真是可──哇啊、」傑樂的話才說到一半,肩膀上突然的一沉讓他差點失去平衡而跌倒。
  「唔……傑樂哥哥……」藍束攀掛在傑樂的肩上,就在他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被傑樂拎至前頭,稚嫩童嗓還有些口齒不清地喊著對方的稱謂。
  「阿束,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他將孩子抱妥於懷中,伸手揉揉藍束頂著兩根翹毛的黑褐軟髮。小孩子抱起來的感覺軟軟的挺舒服,傑樂忍不住伸手戳戳藍束柔嫩的臉蛋。
  「因為……練習、變形術……」還不大會說話的藍束奶聲奶氣地向傑樂解釋著,褐色大眼裡滿是對人的愧咎,「對不起……」
  傑樂勾起唇角笑了,「那為什麼想變成小鳥啊?」
  「想要、到天上去、」藍束抬起了頭,舉高自己的手指向天空,蔚藍之中飄過了五顏六色的氣球,剎時他笑開了小臉,「想要、飛得很高──」
  「嗯?那這樣──嘿咻!」傑樂高高舉起了懷裡的小男孩,讓他俯視著自己,他背後的那片天空很藍很美。
  「嗚哇──好高!」他的舉動引起藍束咯咯發笑,頓時間歡樂的氣氛蔓延,「最喜歡傑樂哥哥了!」

朱凡尼→小舒、阿仁、蛋糕

  『我送了沙河蛋糕過去喔,我自己做的,希望你會喜歡:D』
  『蛋糕?』
  『嗯,謝謝上次你幫我找到那本書:)』
  『喔那本書啊,不用謝啦』
  『總之希望你能嚐嚐看那蛋糕就是了:P』
  藍束的字句敲打到一半,對方又是一句訊息送來。
  『我先去吃晚餐了,Bye!』
  未完成的句子藍束將其換成了簡短的道別,一個繁複的翠綠魔法陣浮現於書桌,他趕緊將桌面上的雜物移開,讓朱凡尼傳送過來的蛋糕能夠安置於上。
  濃烈的巧克力味自紙盒內飄散,藍束抓抓頭,他真的很不會應付這種聞起來就很甜的東西。「舒──凡尼送了蛋糕過來,要吃嗎?」
  被呼喚的少女隨即來到了藍束的房間,她看起來像是剛洗好澡的樣子,漂亮的長髮被裹在浴巾裡,一瞬間又差點讓藍束起了雞皮疙瘩,「凡尼送的蛋糕?」
  藍束退開了位置讓藍舒上前,紙盒裡裝著的是朱凡尼所說的沙河蛋糕,藍舒的眼睛瞬間一亮,彎起大大的笑容,捧起紙盒往廚房走去想將它裝盤。
  藍舒的小叉子正要切下一小口蛋糕,頭頂上卻多了一份重量,「……頭髮要吹乾。」
  阿仁覺得自己似乎愈來愈像保母了。

蘇礼→密室、蘇札、魔法陣

BG向,蘇札(18)X藍舒(20)←年下ㄇㄐ可口,年齡+3(有交往背景)

  纖指握著0.4的黑筆,她正在仔細記錄著新調製的魔藥五分鐘以來的細微變化。這是有關於空間傳送的魔法藥劑,對於不善於繪製魔法陣的藍束和藍舒來說,這是一個必要的嘗試。反正有收納袋要塞幾罐在身上都沒有問題。
  「這樣子好像不太對……」話音剛落,一陣墨綠色的濃煙直衝而出,藍舒嗆咳了起來,當煙霧散去後,面前浮現了一個繁複華麗的魔法陣,「呃、這不是……?」
  眼前的圖騰紋路視為了製作藥水而去跟九月抄畫過來的魔法陣,可是好像又有點不太一樣……。藍舒微微瞇起了眼,伸手想要觸上那似乎散發微光的魔法陣時被整個人吸了進去──
  「咿!」她小小的驚呼了聲,重新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並不大的黑暗空間裡,「嗚、這裡……是哪裡……」
  藍舒移動著自己的手,讓指尖感受著四周的東西,摸索了好一陣子之後她判斷出自己的身邊都是布料,而逐漸適應的眼睛也只看到一堆衣物,然而藍舒卻不敢輕舉妄動,「怎麼辦……」
  這裡的空間似乎很小很小,關住自己的似乎是一個木箱──這是藍舒靠觸覺判斷出來的。正當她還在苦惱的時候,突然的腳步聲讓藍舒繃緊神經,而且那跫音似乎離自己愈來愈近。
  當絲絲光線自縫隙探入時藍舒害怕得閉上雙眼──「藍舒?」
  蘇札有些驚訝地看著衣櫃裡的她,雖然錯愕但還是將看上去就快掉下淚來的藍舒給抱出衣櫥,「妳怎麼會在那裡面?」
  「新、新的魔藥好像失敗了……」藍舒低垂著頭似乎是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感到愧疚,絞扭著手指不安到了極點──不知道這樣子會有什麼奇怪的副作用。
  蘇札卻忍不住輕笑了起來,伸手拍撫著藍舒的頭,「是不是傳送魔法還什麼的?所以妳又畫錯魔法陣囉?」
  「哇啊不要說出來啦──」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03-96f6a080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