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7.31

【拉斐爾】**0817,噓,乖一點。



  「真的、要做嗎?」他原是安靜且守本分的資優生,到這兒反成了怯懦更甚能感覺到他正瑟瑟發抖著的兔子。他的問句換得的是一個覆上唇瓣的吻,足以讓他暫時失去思考能力的。
  「我們不是都做過了嗎?」噢,撇除那時候的狀態是在兩人都意識迷茫之下的話。
  他現在有些想逃跑。「唔,明天我有個重要的考試……」他試圖推拒,但卻被雙手高舉壓於頭頂之上給扣得死緊,他側過首逃開了上方那人的眼神,即便他們的視線根本沒有相交。
  「你很久沒讓我碰了,拉斐爾。」這是實話,他總是埋首於書堆中就為了以後的目標,他儘管是愛著他的卻不明白該怎樣撥出自己的時間去和他相處。
  他垂下眼簾吐出了句抱歉,「等我考完……呃、不要、」
  「噓,乖一點,你室友快回來了對吧、」他一瞬間顫了顫身子,就連脖頸上的舔舐啃咬也沒感覺到,無法掩飾的慌亂染上了還有些稚嫩的臉龐(或許是因為薄弱的東方血統而致),還想說的一些什麼被梗在喉頭被一聲聲吟喘取而代之。
  然後他哭了,連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25-844519c2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