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7.31

【千藤鴇X拉斐爾】130731,不在場的那個人。


※BL
※R18
※千藤鴇X拉斐爾



  「這是你的貓嗎?」拉斐爾看著來回蹭著自己指節的貓兒,也不管可能會被貓毛給沾得滿身,伸手一撈便將貓兒攬進懷中,貼上了赤裸的肌膚。「好可愛、」
-
  今日是一個完美的陰雨天。
  晾在陽台的衣服都收進來了、也摺好放回衣櫃裡了,在早些時候千藤鴇用過早餐,今天早上沒課的他正在客廳看著報紙。至少重複了大半個月的「新」聞頓時讓千藤鴇感到有些頭疼,卻又無能為力。他能做的只有用沾染上油墨的手指將報紙給疊回原狀。
  泡杯咖啡好了。
-
  他聽見的喘息聲中混雜著自己的名字,一句句地由那略啞卻又甜美的嗓音道出。
  噢。
  千藤、千藤、千藤……
  他的薄唇落上了被些許淡金色髮絲掩去的纖細後頸,千藤鴇還記得這股味道,上次因打賭而吻上拉斐爾的頸子時聞到的就是這個氣味──血腥中摻染著絲絲腐敗。那氣味蟄伏於千藤鴇的記憶一角,不知道是從何時佔據了腦海中一塊不顯眼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哪時開始逐漸侵蝕了理智。
  啊啊……
  肌膚相貼的熱度幾乎快融化掉思考能力,汗水逼得細而長的髮絲膏在頰邊,他伸手將髮絲別至耳後好讓自己的視線能夠再清楚一些。再清楚一些或許就能夠看見背對著自己的拉斐爾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
  「──千藤、」
-
  他在他的唇間嚐到了咖啡的味道,應是熟悉卻又似乎因為咖啡的品牌不同而湧起了一股過分陌生。
  在早上七點十五分的時候所奉上的早安吻裡,他也嚐到了咖啡的味道,好幾年來沒有變過的。
  一個親吻一個擁抱一句早安一個溫柔的眼神都能構成一個人留在另一個人身邊的理由,卻因他那宛如悲劇男主角的負面思考而一次次因為這樣子的幸福而感到不安,好似下一秒便會發現這一切也不過僅是假象。
  所以他努力地尋求自己真正存在的證明。
-
  「你要留下來過夜嗎?」他感覺到拉斐爾正以指尖宛如探索似地撫著自己的背部,他想著或許是因為背上的刺青而激起了對方的好奇心(幸好這點程度殺不死貓)。
  「不了。」拉斐爾收回了正滑過女妖圖案的手,染帶明顯倦意的紫藍雙眸對上千藤鴇的視線,然後他扯開了抹笑,「修會擔心的。」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26-7ddfa388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