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2.07

【0206】黑色的雪花。

※謝謝變成惡魔的黑色弗洛森TWT

  「嘿,把脖子靠過來。」弗洛森對著臨諾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近自己一點,而臨諾只是輕眨了幾下眼便稍稍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是黑色的雪花呢。』臨諾像是發現什麼新奇事物的孩子一樣笑得開心,那雙黑眸裡滿是驚奇,雖然伸手想要摸摸看弗洛森的翅膀和頭上的角,但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小小衝動。
  「……你好香呢、」他的嘴角勾起,臨諾這才注意到弗洛森的尖牙,也間接讓他忽略彼此似乎愈來愈短的間距,「脖子裡頭,流著的是什麼東西呢?」
  很香?臨諾歪過頭思考了幾秒,雖然他不能理解弗洛森後面那句話的涵意,不過臨諾想、弗洛森指的香氣應該是薄荷吧?『弗洛森也喜歡薄荷的味道嗎?』如果弗洛森喜歡,他下次可以帶一些薄荷餅乾來給他吃。
  「薄荷嗎?」弗洛森看起來像是在思考,「如果不介意的話,過來讓我聞聞看──可以吧?」他的語調慵懶緩慢,一瞬間的錯覺臨諾還以為自己聽到了催眠曲。弗洛森的掌心向上朝著臨諾伸出,而黑髮少年也不疑有他的搭上了對方的掌心,主動將隔閡縮小。
  突然他的薄唇往臨諾的頸子湊上,一個輕吻就這麼順理成章的造成,獠牙輕劃過的瞬間臨諾忍不住輕顫,然後他似乎聽見弗洛森呢喃了什麼,下一秒感受到的是再明顯不過的痛楚,「嗯……」
  不算熟悉卻怎樣也忘不了的腥味竄進鼻腔,臨諾連忙捂住了脖頸上的傷口試圖止住血。然而他不是馬上想辦法包紮,反倒是用擔憂的眼神注視著弗洛森,像是不安著對方是否出了什麼事才會如此反常。
  「噯?怎麼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他的獠牙上還沾的臨諾的血,鮮紅惹眼。弗洛森抬手撫上了臨諾的右臉,指尖輕輕摩挲著,那被黑髮掩去的雙眸使得臨諾猜不透。
  臨諾並沒有閃開這種過分親暱的舉動(嗯,因為他根本沒注意到),只是用指尖在弗洛森的胸膛上寫下『你怎麼了?』好用來表達自己的困惑。弗洛森對於此也只是輕笑了幾聲,似乎是想要仿效臨諾的動作,他也將食指擱上臨諾的胸膛,輕輕的、一筆一劃的──
  ──I love you.
  臨諾的腦袋又當機了,他已經不知道這是兩天來的第幾次思考斷線,傷口不再流血了但卻還是隱隱作痛著。他又聽見了弗洛森的低笑,那般低沉有磁性的。「你真可愛……感謝款待啊。有機會的話──」少年的唇畔貼上了臨諾的右耳,溫熱的氣息弄得他耳根子發紅,「就再做一次吧?」
  臨諾紅透了臉,因為他真的不曉得、倒底要不要在弗洛森的掌心上寫下「Me too.」

-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47-6cee98b0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