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2.07

【0207】臨諾。

 ※愛大家不解釋

  好餓……。麵包三天前就吃完了,孩子抬手揉了揉餓得發昏的雙眼,扶著桌緣站起,腳步有些不穩的模樣令人膽顫心驚。
  去外面看看吧?雖然還在下雨,不過或許會有一點點的果實可以摘來吃。
  他穿上母親握著他的手教他縫製出的斗篷,這樣子或多或少可以遮掉一點雨。他的步伐稍嫌蹣跚,踏在泥濘的小路上更是危險,當左腳深陷泥沼時他不知花費了多少力氣才擺脫,代價是失去了一隻鞋。
  赤裸的左腳底直接貼上了侵骨寒意的泥,可他沒哭,那溫熱的雨水不過是因飢餓而產生的幻覺。他走著,直到佇立於一株已被風雨摧殘得直不起腰的不知名植物下。殘缺的枝芽空蕩,他昂首、瞇起被雨點模糊了大半視線的黑眸,卻怎樣也尋覓不到一點點的朱紅色。
  黑髮的孩子失落的垂下頭,卻驚奇地發現不遠處有顆小小的果實,他喜出望外又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抱住了那顆已經半是腐爛的赭色果實。
  他珍惜地將果實收進身側的布包中,小小的雙手抓緊連帽斗篷的帽檐,試圖不要再讓雨水侵擾自己的視線,他邁開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回去,即便舉步維艱他依舊很努力的用少了一隻鞋子的雙腳回到家裡。
  柔軟的黑髮因淋雨而緊貼於還稚嫩的頰上,他喘著氣因為慶幸著終於回到這熟悉的居所。換上了乾淨的新衣服,他開心的從布包中拿出小小的紅果,彷若至寶般地小心翼翼捧在手上,然後放在餐桌的正中央。
  他咧開了嘴笑得開心。
  太好了,這樣應該還能再撐到明天。
  希望明天就會放晴了。
  希望明天也找得到東西吃。
  希望……
  爸爸和媽媽明天就會回來了。
  他咬了一口果實後便躺上了床,想用睡眠來驅趕飢腸轆轆的感覺。
  他拉起三人一同蓋過的薄被然後蓋住自己,嗅聞著那熟悉又眷戀無比的氣味,輕輕闔上了黑眸。
  又這麼過了好幾天,他才意識到,爸爸和媽媽已經不會回來了。
  那年,臨諾八歲。
-
  「諾諾哥哥我想吃藍莓派!」
  「諾諾,這個果醬給你。」
  「好好期待我會帶什麼東西過去吧!」
  「諾諾哥哥的手藝最好了!」
  ──親愛的爸爸媽媽、
  他瞇眸笑著,彎下腰抱起嘴角邊又沾上了點藍莓醬的花荳,溫柔的用手帕拭去,就像好久以前他的母親也曾笑著說沾到了、然後為自己仔細擦乾淨那吃得誇張的臉。
  ──你們現在過得好嗎?
  他伸手環摟住巴納比的頸子,下一秒被稍稍抱離地面的感覺讓他想起了以前,他的父親也會這樣子抱起他,然後說你又變重了呢。
  ──不用擔心我,
  他端出了剛烤好的藍莓派,星像儀姊弟便馬上湊了過來,開心得又蹦又跳,說著派看起來好好吃,他垂下眼簾,憶起自己還小時,當母親端出藍莓派,自己便會興奮得不得了。
  ──我現在……
  他揹起身材嬌小的胡艽,一邊聽著女孩驚呼著好高好高,他突然想到、或許當年父親揹著自己的感覺就是像這樣子,有些沉重卻又令人開心的。
  ──過得很幸福喔。
  「諾諾──快點過來嘛──!」

-

配圖感謝ㄖㄇTDT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50-d439942e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