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2.10

【0208】浪費掉好多櫻桃果醬。

※謝謝費羅德把拔!

  費羅德看著在溫室隱密處一角的小小建築物,抬手以指節往門板上輕扣了幾下,「哈囉、有人在家嗎──?」
  幾分鐘後沒有得到回應的費羅德又敲了一次門,正當他想要摸摸鼻子打退堂鼓的時候、那木門發出了細微的吱呀一聲被打開了,出現在門後的是看起來有些不安的臨諾──據女兒的說話,這位是她的朋友。「呃,哈囉,你是臨諾對吧?」
  黑髮少年點了點頭,然後拉了下自己又逐漸自肩膀下滑的衣領(他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穿著迅的衣服)。「我是洛萊雅的爸爸,費羅德,請多指教。」
  「洛萊雅說要──呃、你怎麼了?」費羅德自那打開的門縫去見了裡頭一片鮮紅的慘狀,然後他才注意到原來臨諾的衣服上也沾了點不知名的東西,共通點是、都是紅的,「你、你受傷了嗎?」
  臨諾慌張地搖了搖頭,還在想著要怎麼跟對方解釋的時候(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真實狀況是如何)便乾脆輕拉著他的手腕進了屋內,費羅德在看到房屋內之後更錯愕了──一整面牆上被不知道用了什麼東西塗寫了大大的、有些歪扭的英文告白。
  是血……嗎?不對,聞起來好甜……
  『費羅德先生您好,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一清醒便看到這樣子。』那張小碎紙上有著因小小慌亂而顯得比平常還潦草些的字體,費羅德逐字閱讀著,『牆壁上的東西好像是巴納比送的櫻桃果醬。』
  臨諾看起來垂頭喪氣的,大概是因為一整罐的櫻桃果醬竟然被拿去做這樣浪費的事情──而且那個最浪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費羅德抓了抓頭髮,然後又撫了撫自己的鬍渣,「你說、你吃掉那個甜甜圈,還有準備收好那張面紙的時候就沒有記憶了?」他看著已經換好乾淨衣服的臨諾點點頭,看起來很是委屈。
  「啊……」費羅德思考了一下,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算了沒關係啦反正人沒事就好嘛。」
  「……」臨諾點了點頭,雖然看起來還是很消沉。
  啊不過那個被咬臉頰的被親臉頰的被咬手指頭的……該怎麼解釋呢?臨諾。

-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52-86916c64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