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2.13

【0210】下雨了,嗎?

※謝謝雷班跟巴巴!

  在把釀好的水果酒送給雷蒙之前,其實臨諾自己有留下一些,因為他突然想起有幾種菜餚或許用得上,不過他不常釀酒、所以就趁這次的機會留一點起來。
  他再次打開了那軟木塞,因量少所以酒氣沒有像當初一樣過分濃厚,反倒是一種溫醇誘人的香氣。他湊近點嗅了嗅,幾秒後他決定盛一小杯來喝喝。手中的馬克杯實在不是什麼適合盛酒的容器,不過沒辦法,他也沒想過原來自己有一天會喝到酒。
  「……」好暈。臨諾揉揉自己的額角,雖然這是自己第一次喝酒,不過就他的認知上來說水果酒的酒精成分應該是不高的……吧……?
  他將水果酒給收好,跌跌撞撞地走回臥室,他不覺得睏只覺得暈眩與茫然,而且全身有些發熱。好巧不巧的,這時門外傳來了扣門聲,臨諾垂下眼簾,很努力地撐著身子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臨諾?」「諾諾?」
  雷班……和、巴納比……臨諾將遮去左眼的黑髮別至耳後,以為這樣就能讓有些模糊的視線變得清明些。但下一秒卻是因雙腳失去平衡而倒向了雷班。「臨諾、」
  他感覺到自己被撐住了身子,然後是被抱起。有一股很甜很甜的味道。很熟悉。
-
  「諾諾怎麼了?」巴納比蹲在臨諾的床邊,看起來有些慌亂與不知所措,抬頭向雷班詢問著。
  「看起來蠻像發燒。」雷班試探性的俯身將手背貼上臨諾的額,但那溫度卻又不像發燒那樣的過高,反倒是比較像正常人的體溫。他搔搔臉頰,總是被戲稱為媽媽的雷班收回了手,轉身走往了臨諾家的廚房,「我去弄點熱湯。」
  「啊、那我也要幫──諾諾……?」他的話說到了一半便直接硬生生中斷,起身到一半的動作因為一個輕輕的力道而停止了。「諾諾?諾諾怎麼了嗎?」
  「諾諾?諾諾你不要哭哇……!」在那瞬間,喜歡藍莓的十五歲大男孩徹底慌了手腳,他連忙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大掌包覆住了臨諾抓住自己衣襬的手,「諾諾……諾諾不要哭嘛……」巴納比第一次看見臨諾這樣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外婆說,我的手這麼大,就是為了要保護重要的人。
  巴納比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坐上床沿,然後輕而易舉地將臨諾摟進自己懷裡,而臨諾的雙臂環繞上巴納比的頸子。他摟得很緊。
  「諾諾不要哭了……我會做很多好吃的藍莓果醬給你、」
  「……諾諾?」
  「不、要、走……我不會走的哇、我會在諾諾身邊的,所以諾諾不要哭了好不好?」
  「……不、要、……離、開、我……?我說了我會在這裡的喔,諾諾、」
  「如果吃膩藍莓果醬的話……我也可以做櫻桃果醬給你哇、可是我還是最喜歡藍莓喔。」
  「諾諾好乖、諾諾不要哭了喔……」
-
  他們倆不知道的是,他看見的是那場大雨。
  看見的是爸媽不會回來的那天。
  看見的是父母的最後一個笑容。
  看見的是、
  『臨諾,要乖喔。』


-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57-8b293f1f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