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2.13

【0211】隨筆集中。

※巴巴&諾諾

  今日的天氣狀況糟得令人厭惡。
  他的指尖和鼻頭被雪給凍得發紅,他走在雪地上,很慢很慢的,像是正在散步。
  圍巾上還有他的味道,甜甜的、酸酸的果醬味,熟悉得過分。
  臨諾垂下眼簾繼續往前走著,外頭很暗、但他勉強能夠適應這種能見度極低的環境。他說圍巾不用還他沒有關係,只要諾諾不會冷就好了。

※棺材家

  為了她。她即便顫抖著雙臂也要高舉武器。
  為了她。她就算下不了手也得將針尖刺入獵物的致命處。
  為了她。她望著滿手鮮血流淚也得在回到家前將眼淚收盡。
  ──一切都是為了她,為了她最親愛的妹妹。

※臨諾

  他的手觸上自己的面頰,發現濕濕的、冷冷的。
  ……怎麼了?臨諾忍不住問著自己。
  他或許是做了惡夢吧,一個過分真實的惡夢。
  雷班、雷蒙、蕈、槿、花荳、胡艽、巴納比、札多吉、報春……
  臨諾突然想起了好多好多人的名字,一個一個都是對他好得過頭的人。
  ──拜託不要走。
  他害怕著與任何一個人過於親密。因為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再次承受失去重要的人的痛。
  在他們的心中我只要是個普通人就好。而在我心中他們也是、
  ……當個普通人就足夠了。

※補夢網家

  雷蒙偶爾會覺得,頭帶底下的那道傷疤隱隱作痛。
  他用掌心揉了揉好讓這好似幻覺般的痛楚快點消失不見。
  雷班的傷口還會痛嗎?
  那兩道深深的、在雷班的背上平行扯裂的傷口。


-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58-0fae199a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