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3.09

【0216】久違的一夜好眠。

※謝謝冥燈!

  那是在晚餐時間過後不久,臨諾難得的離開溫室想去吹吹風,最近的好天氣連帶著讓他覺得愉快。而在夜色中他發現了一個人,而且是族人。那人的雙頰上有著刺青,和巴納比一樣有著刺青,但給人的感覺並不相同。
  『你好,我是臨諾,請多指教。』在這幾日下來他已經習慣了先自我介紹,儘管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能夠看得懂字。然而面對這樣的親切問候,那名男族人卻僅是瞄了眼他,便別開眼神看著花園裡的景色。
  臨諾楞了幾秒後又遞出了問句,詢問著他是不是怎麼了,過多的關心染在眼裡,然而臨諾得到的回應卻讓他哭笑不得,「我很好……但是,你好吵。」
  臨諾第一次知道原來啞巴也能被嫌吵,他帶著有些歉疚的笑容看著他,而幾秒後那人嘆了口氣,「你好,臨諾,我是冥燈。」
  他正為了聽見他的名字而感到幾分喜悅。「不要再跟我搭話了。」臨諾看著冥燈,搔搔臉頰。
  不搭話很簡單,他還有別的辦法能讓對方別看起來那麼嚴肅──臨諾拿出了巧克力小塔,那是他為了分送給大家所做的,既然還剩下很多,那也不必計較這個。
  冥燈看了看那甜點,又看了看臨諾。「……你想怎樣?」這下倒是讓臨諾感到有點哭笑不得了,他只好向他示意這東西沒毒,可以安心的吃,而冥燈又看了看甜點、看了看臨諾,最後接過、咬下一小口。
  在看到對方吃掉那份點心後便彎起了嘴角,冥燈嚥下那甜膩的巧克力小塔,再次開口,「有點甜……不過好吃、」
  他的稱讚讓臨諾笑彎眉眼,他果然不如外表看起來那樣的冷漠,是吧?『你不討厭就好。』
  「……嗯。但是你不要再打擾我。」那語調冷淡且帶上了點不耐煩,臨諾垂下眼簾,便靜靜地坐在他的身旁,好似守護般的。
  幾秒後他感覺到了冥燈的視線,「……只要你不擾亂的話……這樣可以。」
  嗯,所以這是默許的意思,對吧?「天都黑了還不快點回家?」
  臨諾聽見這關心後先是錯愕了幾秒,然後才牽起淺淺的笑、搖搖頭。『你呢?』反正他的家就在附近,臨諾無所謂。
  那雙和自己相同色彩的黑眸望向夜空,也許是寂寞從他的眼底探出,「我無家可歸。在這裡,就很好。」
  『不介意的話,可以到我家。』他提出了邀約,雖然他家並不是說很大,但至少溫暖、安全。
  「不必了。」被拒絕了,但臨諾其實並不意外。
  『外頭很危險。』
  「沒關係,我能照顧自己。」冥燈垂首,看著地面,平平淡淡的語調沒有太大的起伏,「那麼請你回去吧。」
  臨諾搔搔臉頰,他擔心自己的勸說會讓對方感到不悅而造成反效果,『我會擔心你。』
  雖然說對於一個見面大概不到半小時的人說這種話有些奇怪,但他們是不能被發現的存在,臨諾擔心或許女主人或突然興致一來會跑到花園,到時候若……、
  他的思緒被冥燈的發言給打斷,「不用擔心,我能活。」
  他一個人獨自生活慣了,沒那麼容易死。
  但臨諾卻還是搖搖頭,他無法丟下某個人不管,即便那人是自願的。『就一個晚上。』
  冥燈沉默了幾秒,給予的回應依然是簡短得過頭,「好吧,就一晚。」
  『那麼,你應該還沒吃晚餐吧?』臨諾牽起了笑容,原因是冥燈最後並沒有拒絕他的要求,這讓他放心了許多。
  「……是的。」
-
  他領著冥燈回到位於溫室內的小屋,在燈光下臨諾將他的臉看得更清楚了──尤其是那宛若縫線的兩道刺青。但他的髮色和眼睛都與自己無異,都是如夜如墨般的黑。也或許是因為如此,臨諾覺得冥燈看起來特別有親切感吧。
  臨諾端出了重新熱過的蘑菇濃湯和抹了果醬的白麵包,這同時也是他早些時候的晚餐內容,雖然以這時間點來說,這應該是冥燈的宵夜了。
  「好吃。」在那些碗盤見底後冥燈這麼說了,這也讓他想起、自己似乎也很久沒有這麼安定的吃完一餐。
  嗯,很久很久了。
  冥燈闔上眼眸、幾秒後又重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句關心的言辭,『休息吧?時間不早了。』
-
  隔天早上冥燈是被香味給擾醒的,晨光溫柔不刺目的撫上了他刺著縫痕的雙頰。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我睡得很好。」
  ──謝謝、

-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65-9a8951b6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