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3.09

【架空】關於記得的,還有遺忘的。

※巴諾,人類Paro,同居設定,年操+5
BZ效果,自己成為別人看不見、聽不見之人,被喊出名字才會解除效果

  「早安……」巴納比在睜開眼後伸了個懶腰好舒展開身子,含染帶著點睡意的低啞嗓音含糊地道了聲早。「……我在跟誰說話?」
  青年停頓幾秒後低喃著,耙梳了下亂糟糟的紫髮後下了床,打算去弄個簡單的早餐吃。「蔬菜派?為什麼會有這個、」巴納比抓抓下巴,看著冰箱裡的食物。他明明最討厭吃的就是蔬菜派,照理來說家中不該會出現這類食物。
  他赤裸著上身而讓刺青一覽無遺,自左臂纏繞蔓延而上的美麗紋路似乎有著一段故事,巴納比還記得有人曾經輕輕撫過他頰上的刺青然後在他的掌心上寫下會不會痛。
  ……那個會在自己的掌心上寫字的人、是誰?
  巴納比的雙眸微微瞠大,用力扯住了自己的短髮,扯斷了幾根髮絲惹來的疼痛並沒有喚醒他腦海中空白丟失的一段記憶。
  他不該是一個人獨自居於這空蕩的環境,冰箱裡的蔬菜派是某個人為他做的,某個很重要的人。
  ──某個他承諾要相伴一生的人。
-
  他在醒來後便踏進浴室盥洗,洗手臺旁多出了一副藍莓色牙刷組讓他感到詭異,明明自己的是白色,就算是買來備用的也不必這麼早拿出來才對。
  臨諾輕蹙起眉,將那沾有水珠的牙刷組給擦乾、收進櫃子裡。
  為什麼、會是濕的?
  這疑問只讓他困擾了幾秒,腦子很自動的合理化成或許是方才洗臉時所飛濺起的水花所致。
  他踏進廚房準備來料理今天的早餐,簡單的三明治或是法國土司都不錯,啊、還有昨晚的蔬菜派,不過怎麼已經被吃掉一半?自己的食量應該沒這麼大的。
  臨諾將遮去左眼視線的黑髮別至耳後,幾秒後從冰箱門旁拿起了一罐果醬,無標籤的透明玻璃罐讓他思考了幾秒這是什麼口味,打開後他輕嗅了嗅才發現是藍莓口味。怎麼會沒有標籤呢……不過好香。
  他突然覺得這香甜的氣味熟悉得過分,像是身上也曾經有這種氣味。臨諾以食指沾了點那果醬放進嘴裡,味道明顯不同於市售,應該是自製品。
  不過,他可不會做。
  ……那個會做果醬的人、是誰?
  臨諾茫然的倚靠在餐桌邊,對著那藍莓果醬發楞。
-
  曾經有人會做世界上最好吃的蔬菜派給他。
  曾經有人會一邊喊著諾諾一邊摟住他。
  曾經有人會親手織一條圍巾送他。
  曾經有人會在冬天時緊緊抱著他取暖。
  曾經……、
-
  曾經,有個人的名字──
  「臨諾……」
  『──巴納比。』


-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66-14a70aca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