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10.11

【UL】犬眼鏡短文練習。DAY1~5。

Category: -二創 Unlight
TAG感謝溯葉提供。

文章內收。
 【UL。狗狗主人短文練習DAY1TAG:舔、命令。】

 

走入書房,他摘下自己的帽子與手套,走向書桌前坐下,開始撰寫重要的文件。

鋼筆在微黃的紙張上流暢的書寫著,艾伯試圖讓自己忽略那似乎緊盯著他的視線。

他已經忘記對方是從何時開始有了這樣的習慣──像是亦步亦趨的跟著自己之類的。

艾伯李斯特微微的蹙起眉,把飄遠的思緒收回、不打算再去思考那個問題──儘管這問題讓自己感到有些疑惑與少許不悅。

艾伯突然放下了筆,起身走向一旁的書櫃,拿起書本的剎那被無預警的從背後擁住,再下一秒、空著的手被抬起,濕潤的感覺在指縫與指節上游移。

側過頭,他深色的瞳眸能清楚的看見艾依查庫的舉動,艾依猶如忠心耿耿的犬一般、不斷地親暱舔舐著主人。

紅艷的舌溫柔的舔著那因為長年執槍握劍而長出的薄繭,艾依查庫摟著艾伯的腰、緊緊的。

忠犬的唇貼近了主人的耳邊,「艾伯,我──」

「艾依查庫!我命令你閉嘴!」

 

UL。狗狗主人短文練習DAY2TAG:獨處、信任。】

 

陽光透不進厚重的窗簾布料,即使是白天、房間內依然顯得陰暗。

艾伯李斯特低著頭、專注的擦拭著槍枝,站在一旁的艾依查庫稍稍仰起頭打了個呵欠。

「艾伯,我好無聊。」坐上艾伯隔壁的位置,他撐著下顎,開始思考起對方已經擦了多久的武器。

艾伯沒有答腔,只是舉起槍仔細的檢視是否還有遺漏的地方,才轉過頭看向艾依查庫,勾起嘴角、露出了平時少有的笑容,「那就玩我丟你撿吧。」

艾依查庫咧開嘴笑了。

 

他知道對方只有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才會有這樣子的表情與發言,這讓艾依查庫有些優越感。

他是艾依查庫。

是擴大派的幕後支柱唯一所信任的人。

 

UL。狗狗主人短文練習DAY3TAG:永遠、此時此刻。】

 

「──我將一輩子只效忠於艾伯李斯特。」

艾依查庫單膝跪地,以平穩而清晰的聲音念完了他的宣示,他沒有看向艾伯,只是低垂著首等待回應。

艾伯李斯特摘下軍帽,而後站起身走至艾依的身旁,將手中的軍帽扣上他有些凌亂、卻無損其耀眼的金髮。

「起來。」靴子從地毯上踩過,除了他開門離去的聲音外什麼都沒有。

冷淡而沒有過多情感的嗓音確實符合艾伯給一般大眾的印象,沉著冷靜且對任何事情毫無畏懼。

艾依查庫將屬於對方的帽子往下壓了點,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遵命。」我的主人。

 

他的藍色雙眼不知何時便只注視著艾伯李斯特,無法將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

『我、艾依查庫發誓,會一輩子服從你。』

軍犬在此時此刻對他的主人立下了永遠忠誠的誓言──自他們四目相交的瞬間。

 

UL。狗狗主人短文練習DAY4TAG:笑顏。】

 

下午三點。

艾伯停下手中的筆,同時也停下了繁重無趣的工作。「艾、……」

對方的名字才剛要喚出,才想起那人今天最早也要晚餐時間才會回來。

艾伯李斯特對自己感到有些無奈,不過也才一個上午,似乎便無法適應沒有艾依查庫的時間。

揉揉自己的太陽穴,他突然覺得比平常疲倦許多──或許是因為少了忠誠的軍犬隨侍在一旁、當呼喚對方的時候會出現的笑容,但艾伯李斯特本人並不知道。

而面對書桌的木門突然被敲響,「請進。」門把被旋開後走進門的是一位女僕,手中的銀製托盤上飄著香甜的氣味。

「艾伯大人,午安。」少女微微笑著走向前,將托盤放在桌面上,「這是艾依大人早上出門前吩咐我要在下午送來給您的。」她對著艾伯躬身後隨即退出房間,香甜的氣味來自托盤上的熱紅茶以及薄片餅乾。

捧起瓷杯,他望向窗外。

艾伯李斯特垂下眼簾,露出了極淡的笑容。

 

「啊,三點了。」艾依查庫正好解決掉一隻突然衝出來的狼人,生理時鐘極準確的告知自己現在的時刻。

「不知道艾伯有沒有覺得很高興?」擦拭掉劍上的血,艾依咧嘴笑著,期望著回去後能得到稱讚。

──最好還能夠來點附加獎勵。

 

UL。狗狗主人短文練習DAY5TAG:神。】

 

艾伯李斯特跪在象牙白的雕像面前,白色的手套與手中緊握著的黑色十字架相互輝映。

他的神態彷彿像是歐洲中古時期的騎士一般,因為殺了人而向主懺悔。

他仰起頭,目光轉向已經站在一旁許久的艾依查庫,「艾依,你的信仰是什麼?」

戴著眼罩的男人笑得一派輕鬆,「我沒有信仰。」

「是嗎。」像是對於這個回答沒有任何意外,艾伯只是露出微笑,搭上了艾依伸出的手、藉此站起身。「真巧,我也沒有。」

 

艾依查庫牽住艾伯李斯特的手,似乎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聽力很好的他聽見了那黑色十字架被拋棄在草叢中的聲音。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18-481466ee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