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26

【特傳十五題、咖啡】安九.U子。(改)

編號、VII.
題目、咖啡
配對、安地爾X九瀾
點文者、U子
完稿字數、二七三九字。

雷者慎入,安九H有,不喜勿入。
  
 
 
嚴冬。細細的雪花輕輕的飄散。
他呼出了一口白煙,拍去了落到髮絲上的點點細白,正在原世界某處出任務的九瀾皺了下眉,拉了拉頸上那條灰藍色的圍巾,閃身進了一條偏僻的巷弄。
「安地爾,你是想跟蹤我到什麼時候?」九瀾斜倚在石磚牆上,雙手環胸,微微偏過頭注視著空無一人的巷口。
「我該說什麼呢?不愧是殺手家族哪,被看穿了。」笑著攤了攤手,並不覺得突然出現有多麼詭異。
九瀾挑眉,金色的眼微瞇,「你要完全隱藏住氣息也不是不可能,你是故意的。」
真聰明。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
安地爾聳了聳肩,算是對九瀾說的話表示默認。
「你有什麼事嗎?鬼王的第一高手。」對一個敵人來說他的語氣算和善了,九瀾可說是面無表情的盯著安地爾。
「只是想問問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喝杯咖啡。」湊近九瀾,伸手勾住一綹他的髮絲,動作熟練得令人厭惡。
「你想做什麼就直說,我還在執行任務中。」語調忽地轉為慵懶,沒有反抗已經攬上腰部的手,也沒有拒絕對方鬆開自己圍巾、吻上他頸側的舉動。
「……嗯?不是很明顯嗎。」安地爾低笑,用的是肯定句。
九瀾稍稍勾起唇角,「不過、你一定得在這嗎?──唔……」未完的話語被隱藏於雙唇之間,半閉上了眼,接受突如其來的吻。
唇間是讓人熟悉的淡淡咖啡香,令人沉溺在其中的、不只是他的吻技而已那麼單純。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附在九瀾的耳邊,略微低啞的嗓音染上情慾,「又不是沒下結界,怕什麼。」
再次吻上他的薄唇,九瀾下意識的纏上對方的舌,這時想要推拒卻又顯得過於矯情。
試圖將接吻的主導權變成自己的,發現最後不過是徒勞無功後,他選擇的是勾引、咬上安地爾的舌,然後微微施力,讓濃濃的鐵鏽味擴散至兩人的口腔。
抹去自己唇上的鮮紅,金藍色的眼微瞇。
「反正你又不是沒見過血。」九瀾伸舌舔了舔唇,咯咯咯的對著安地爾笑著,偏過頭、嘴角勾起了詭譎的弧度。
安地爾扣住九瀾以男性來說過細的腰身,愛撫著他腰部較為敏感的地方,惡意的隔著上衣按壓著胸前的兩點。
「啊……安地爾,你、你要的話就快點……嗯……我的時間有限……唔!」雖然極度不願承認,但每次都先被弄到腿軟的都是他,只能任由對方擺佈,但自己也從未認真的去反抗過。
「我可以把這句話解讀成你很心急嗎?」將他的圍巾整個鬆開,原在胸膛的手改托住九瀾的後頸,在頸上啃咬,留下一個專屬於他的印記,然後稍微退後、順手取下他的眼鏡,放入自己大衣的口袋中。
九瀾主動脫下以目前的狀況來說相當礙事的黃色外套,伸手拉著安地爾的衣襟,刻意的湊近兩人之間的距離,然後獻上、自己。「隨便你怎麼想。」
衣物被安地爾完全褪去,冰冷的空氣像是針一般刺激著九瀾的肌膚,使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對方用舌挑逗著乳尖,下身被套弄著,慾望逐漸凌駕於理智之上,快感不曾停止,低聲的喘息令人心癢難耐。
讓這高傲又倔強的半鳳凰在自己面前一點一點解除防衛,說真的、這種感覺還不錯。
「唔……住、住手,就跟你說了──啊……想、想要就快點……」幾乎到達了崩潰邊緣,思緒宛如即將被啃噬殆盡,讓他沒有思考能力,只能順從於最原始的本能慾望。
「不好好的多看你幾眼怎麼行呢,」溫熱的鼻息噴灑在微紅的頰上,安地爾邪佞的勾起嘴角,「你現在這樣真的很可愛呢……」恨不得能夠把他佔為己有……成為只屬於自己的……
九瀾的手滑向安地爾的下腹,顫著手撫著那發燙的部位。而安地爾的手恣意在九瀾的背部游移,觸感細緻得讓人留戀。
體內像是焚燒著,他的雙眼失了焦距,有些迷濛的望著眼前的人,臉上的紅暈讓陰美的臉孔顯得更加妖豔美麗。
雜亂的思緒在腦中閃過,但九瀾無心去釐清,以自己現下的狀態也抓不著任何一點能夠解讀的事物。
安地爾的指尖觸撫過的地方都泛起了莫名的燥熱,九瀾的雙手都搭上了他的肩,微啟的唇像是在對他索求著什麼。
每一次輕喘都化成了白霧緩緩散於大氣中然後消失,他的呻吟一次又一次劃在安地爾的耳膜上,彷彿像是要試探那人的底線一般。
覺得口乾舌燥。
安地爾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誘惑──儘管這種誘惑是他所期待著的──安地爾讓九瀾攬住他的頸子,抬起了他的雙腿好讓他勾住自己的腰,接著是一股強勁的力道進入九瀾的體內。
「呃──啊……嗚!安地爾……嗯、啊!」緊緊攀住了安地爾的頸子,如此接近,彼此之間沒有隔閡,九瀾的背只能靠著石磚牆,下身被猛烈的力道一次次的貫穿,無意去掩飾自己的呻吟,只管現下的快感,只有這個才是最真實的。
──至於喜歡那人什麼的,他會當做只是錯覺。
安地爾貪婪的嗅著那人的髮香,黑色的長髮棲在他的頸肩,藥品淡淡的味道與血液的鐵鏽味或是腥甜味混在一起,成了他獨特的氣味,好似是有著劇毒般,讓人嘗過一次便不願意放手。
「哈啊……安地爾……再用、用力一點……唔……嗯……」以吻封住了他曖昧不清的請求,安地爾加快了速度,貼合處傳來的異樣快感直達中樞神經、使人癲狂,進而選擇迎合著對方每一次的撞擊。
他一定不知道此時的他看起來是多麼誘人、多有吸引力。
令人瘋狂的想要佔有他。
柔軟的舌相觸,無法合攏的嘴使得銀絲順著唇角滑落,落至線條完美的下巴與頸項,破碎的呻吟亦由此溢出。隨著安地爾的動作,九瀾反射性的收縮起內壁,酥麻的感覺有不斷增加的趨勢。
唇分離,「這樣就想逼我繳械嗎?可沒這麼容易喔。」用力的又頂了頂內部深處,滿意的聽著耳邊的驚喘。
細碎的吻落在豔紅的臉頰上,像是要安撫他的情緒似的,湊近他的耳邊,伸出舌在耳廓打轉,然後含住他的耳珠吸吮著,下身的動作也沒停滯,「唔……安、安地爾……啊……!」
一股熱流直往敏感點襲去,九瀾全身一顫,自己的白濁也跟著宣洩而出,低低的喘息著,試圖平穩自己急促紊亂的呼吸,下一秒他感受到的是被緊緊擁在懷中。
金色的眸透出一絲困惑,瀏海被輕輕的撥開,對上的是盈滿笑意的金藍色雙眼,然後唇上熟悉的感覺與味道依然沒有任何改變。
他們靠彼此來宣洩自己。
──不論是心理上或是身理上的。
溫軟的唇在頰上游移,溫柔而輕軟的,九瀾瞇起總是相當高傲的金眼享受著對方的親吻。
「嗯……安地爾,玩夠了沒?」他慵懶的微睜開眼,「我還要回醫療班。」
看似眷戀的落吻於墨色的髮稍,安地爾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下次……再一起出來喝個咖啡吧。」
「約得到我再說吧,我啊……」九瀾湊近了安地爾,雙唇主動貼上,又是濃厚的一吻,「可是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忙。」
兩人對彼此的需求,就像是對咖啡的依賴一樣,原本只是短暫性的需要,到最後、兩人才發現,其實早就已經無法離開對方了喔。
寧願愈陷愈深,直到看不見任何光明。
無論是他眼中總是勾著的一抹誘惑,抑或是他唇邊總是噙著的淡淡笑意。
都宛如咖啡因似的,令人痴迷而無法自拔。
不管是哪方都一樣……
都被對方所限制住,也許是彼此需求,也或許是一些兩人會選擇逃避面對的問題。
 
看來、不是鬼族的鬼族與半鳳凰之間的關係,可不只有肉體上的交易而已喔。
 
所以呢……
不管是誰先、只要一離開對方啊,
便即將──
一同被寂寞


  END_20100725

後記:

我把它重寫了。(冷靜)
其實在寫第一篇的時候就覺得表達不出想要的感覺,卻不知道該怎麼去修改。
最後只能任性的又多寫了一篇(摀臉)
希望能夠表達出這個CP之間曖昧不情又模糊的情感。
然後我一定要說一下我超愛三哥的哈啊哈啊!!!(死廚滾#)

BY 網路線終於修好的JY(誰)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5-1f668c99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