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8.24

【特傳、賀文】漾安.藍_贈、朱燈。

我要先聲明一點這是看不出來是漾安的漾安(閉嘴)
怕雷的還是請繞道喔,誤入的也請趕快閃雷(掩面)

請祝福燈燈生日快樂才可以按繼續閱讀喔(被打)
為防雷還是多留幾行。





 
 
 
無法停止。
不斷的、不斷的持續往下墜落。
千年的孤寂太久,才會使自己如此容易的栽在他的手裡。
 
微鬈長髮的顏色似乎透露出了某些訊息。
人們常說,藍色、是憂鬱的顏色呢。
輕觸著身上的布料,唇角嘲諷的勾起。
深藍上、白色的曲線與直線組成了圖騰,手指勾起上面裝飾著的金色鏈子。
心甘情願地,享受這種孤寂。
 
他持著槍,槍口直直的對準了他的眉心。
閉上眼,既然無路可逃,那就屈服在他之下也好。
『安地爾……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肯放棄?』
妖師沉重的嘆息。
半睜開眼,「那麼,你什麼時候才肯放棄你與亞那的孩子之間的感情?」
 
似笑非笑。
 
他的髮與瞳眸是黑色,卻總是在恍惚之中,彷彿看見髮稍與瞳孔中流轉的一抹水藍。
是虛幻還是真實呢?被自己置於心底的……
『我可是敵人喔。』就算血液還是淌流著,還是覺得提醒一下對方比較好。
早已能獨當一面的妖師凝視著他半晌,最後使用言靈之力將幾處較大的傷口治癒。
雙方皆沉默。
然後、妖師有些困窘的開口了。
 
「我一點,也不想與你為敵啊……」
 
 
 
「褚冥漾,要一起去喝杯咖啡嗎?」一如往常,他提出了邀約。
褚冥漾看了看掛著微笑的他,「……好啊。」
咦?
安地爾錯愕。
「不是說要喝咖啡?」褚冥漾對他投去些許疑惑的眼神。
安地爾眨了眨眼,不同於以往的淡淡微笑一閃而逝,讓褚冥漾以為產生了錯覺。
「走吧,」安地爾丟下傳送陣,「我知道原世界一間不錯的咖啡廳,那裡的甜點你或許會喜歡。」
 
傳送陣藍中帶銀的光芒將他倆掩蓋,安地爾在完全離開守世界前,抬起了頭──
藍色的天空被點綴上了白雲,看起來似乎……
嗯,怎麼形容呢?
很……快樂……?
 
安地爾又學到了一件事。



END_2010082…4…?

這裡是後記(掩面)
哼哼哼我把賀文拼完了,雖然超級短……(被摔爛)
然後,燈燈對不起OTZZZZZZZZZ
角色超崩還一整個寫得亂七八糟的感覺嗚嗚QDQQQQQ
希望你能不要嫌棄(打自己)

如果有機會的話這篇文我一定要重修他OTZZZZZZZZZZZZ

BY感到極度愧疚的JY(目死)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6-574ebe69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