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01

【特傳、賀文】漾冰.碰觸_贈、浮容。

*半架空有。
*褚公比學長高設定有。

這是看不出是漾冰的漾冰,雷者繞道,如果還是硬要看然後雷到拜託不要跟我該。

請對著女王大人說一聲生日快樂(笑)

然後女王大人這稱呼是我跟藍姊的你們不准搶!
  
 
 
好冷。
凍徹心扉的冷。
紅色的眼靜靜的凝視著,他沉默,試圖將自己即將爆發的情緒壓下。
蒼白的唇輕蠕,說出口的全是破碎而不成句的字詞。
指尖一次次的撫過,卻怎麼樣也碰觸不到他的臉龐。
冰炎眨了眨眼,淡色的睫羽半掩住了藏著好多好多情緒的豔色眼瞳。
──褚……。
 
時間之流帶不走半精靈的悲傷,那份傷痛像是刻上了他的心臟深處。
不曾被磨滅掉的。
 
「妖師為了你而沉眠,小傢伙,你最好給我好好活下去。」
 
全身不住的顫抖。
伸出手嘗試再次碰觸他的臉龐,卻依然無法如願。「為什麼、不阻止褚?」
「因為無殿已經干涉了太多。」唇角似乎勾起了,卻不是微笑。
無殿三主之一輕輕將手搭上冰炎的肩,卻被突如其來的冰之氣息給凍住了手。「為什麼不阻止褚!」他的音量提高了些,但目光從沒離開過那人的臉。
女性董事挑起形狀姣好的眉,冰化開、被箝制住的手馬上恢復自由,「好好活著,」她說,並沒有正面回答冰炎的疑問,「這是那位妖師,在沉睡前最後、也最重要的……願望。」
 
水晶折射了陽光,刺痛了冰炎的雙眼,讓他不得不把頭別開。
精靈再怎麼使勁了力氣也碰觸不到那妖師的臉龐。
──就跟千年前一樣。
 
答。
一滴透明的液體落在水晶上。
是誰的眼淚呢?
 
『我說過,要保護你。』那是和記憶中一樣溫和的笑容,『我會保護你的一切……』
──亞……。
 
緩緩的吁出一口氣,看著右手被冰之氣息紋上的冰藍色的美麗圖騰,「真有趣哪,執念。」
銀鈴般的輕笑聲迴盪在冰晶塔裡,左手撫過紋路,使其逐漸淡去。
「小傢伙,可別辜負了妖師『睡前』的心意啊。」
 
從夢裡驚醒。
自己一向是個淺眠的人,卻做了夢。
夢的內容是什麼冰炎想不起來,只記得猶如真實般的溫暖而柔軟的觸感。
冰炎垂下眼簾,撫上了自己的唇。
 
他有一個一時半刻做不完的夢。
夢裡有著溫暖的陽光,清澈的天空與碧綠的草地。
夢裡那些調皮的風精靈會吹起他不長的髮,讓一絲絲墨黑飄起、落下,然後飄起、再落下,不斷重複。
夢裡卻總是少了點什麼。
 
不可以喔,把他拉進你的夢裡就算是你毀約了喔。
我們說好了喔,你要留下來陪我玩的喔。
 
「扇,為什麼不告訴他?」鏡看了看總是保持玩心的她,微笑,「甚至、欺騙他。」
「小鏡鏡難道不覺得看那個傢伙這樣子感覺挺有趣的嗎?」有著少女臉孔的董事揚起了惡作劇一般的笑容,「反正時候到了他自然會明白的,他可不笨。」
 
「嗨、學長,好久不見。」面前的他湧起了熟悉的笑容。
「啊好痛!學長你怎麼一見面就對我動粗!」摀著被打疼的後腦,黑髮的妖師無辜的看著那對他施暴的混血精靈。
「你以為我是誰!」紅眸一如往常的狠瞪著他,「我可是黑袍!才不需要你這個笨蛋來救!」
「什麼也沒留下,你就這樣消失!死老太婆也不跟我說──」
未完的話語被中止。
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學長,對不起喔。」
「因為他說只要幾年時間就好了嘛,學長你又是精靈,幾年的時間算不了什麼的不是嗎?」
「……隨便你!」冰炎轉過身,褚冥漾默默的想著學長真的是很容易口是心非,然後輕輕的自後面摟住了他的學長。
然後附在他的耳邊,「對不起,以後、再也不會了。」
「誰准你有以後!」冰炎揪住了環在自己腰部的手,不爭氣的落下了一滴眼淚。
 
「啊、學長你哭了嗎?」
「誰哭了!」


END_20100901

這裡是後記,不想看跳過沒關係啾咪。
其實應該是昨天就要打好的,可是時間不夠(掩面哭)
然後標題我想不到就隨他去吧。(ㄍㄋㄋ)

對不起我後頭真的悲不起來OTZZZ
要悲全部的話這個會變成長篇OTZZZZZZZZZZ
所以其實褚公只是去跟奇怪的妖精打了交易,
陪妖精(大概吧)睡個幾年,學長就會完整無缺的還給你!!!(不是)
希望沒有崩壞(掩面)

我最最親愛的女王大人生日快樂(?)

BY最愛你的JY(誰啊)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7-7e320874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