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25

【特傳十五題、逆光】亞凡.茶樹。

編號、I.
題目、逆光
配對、亞那X凡斯
點文者、茶樹
完稿字數、一三四零字。

給我最親愛的哥哥。
「凡──斯──」雪銀長髮的冰牙精靈對著後方呼喊,孩子氣的又蹦又跳,用力的揮舞著手臂。「你走快一點嘛──!」
墨色短髮的妖師皺起形狀姣好的眉,快步的跟上了猶如孩子一般的他,心裡一邊思考著為什麼冰牙族的三王子為何如此單蠢,而自己又為何會認識他的問題來。
一回神,才發現老是靜不下來的背影不見了。
凡斯心裡有了個底,慢悠悠的走至一棵大樹下,微微仰起頭,視線佇留於在墨綠的枝葉中特別顯眼的一抹銀白。然後,優雅的薄唇掀動──
「亞那瑟恩.伊沐洛!你給我滾下來!」
唰的一聲,亞那自枝芽間的空隙探出頭來,淺色的長髮也跟著柔順的滑落,精靈漂亮的臉蛋上漾開燦爛的笑容,原本這是個很美的畫面才對,破壞畫面的唯一主因,便是這隻精靈是倒吊在樹上的。
盯著那笑到有點白痴的臉,凡斯又重申了一次,「下來!」
「凡斯你好兇喔,小心以後沒人要娶……啊不對,是嫁給你才對。」亞那似乎沒注意到,眼前的人額角浮著青筋。
自顧自的又說了一些話,見對方沒搭理,微微偏過了頭,再次開口,「凡斯?凡斯你怎麼都不理──啊……好痛……!」
「活該,笨蛋。」冷淡的面孔上有的是無奈,伸出了手,好讓亞那起身。
把手搭上了凡斯的,他正對著陽光,銀瞳有些不適的微瞇起來。
「凡斯,」亞那勾起了不同於平常的微笑,「你這樣看起來、好像精靈喔。」
他是背著太陽的。光線在那妖師的周身形成了光暈。
──就如同精靈所述說的,淡淡的微光在他的周圍,像極了精靈。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看不清他冷淡的面孔。
逆著光的妖師,面向光的精靈。
果不其然,他皺起了眉,「我是妖師。」他略微沉吟,「是黑暗種族。」
「就算是黑暗種族又有什麼關係!」亞那的語調突然轉為強硬,「至少、我們是朋友吧!」
凡斯心中一凜,但並沒有將情緒表現在臉上。
 
──因為逆著光,所以看不見。
那自枝葉間縫隙撒下的陽光卻刺痛了如黑曜石般的眸。
依舊、看不見……
 
凡斯。
凡斯、凡斯……
可以為我……唱首歌嗎?
 
這是一個精靈與妖師之間的故事。
啊,還有不請自來的鬼族。
屬於三人的,在同一個起點,而後漸行漸遠。
──最後連對方的聲音都聽不見了,才猛然驚覺,三人其實都走在屬於自己的平行線上。
 
凡斯,你說要為我唱首歌的。
精靈勾起了微笑,很悲傷很悲傷的。
我可以在此時要求你兌現這個承諾嗎?
一滴眼淚無聲的落下。
 
「──這是你們應該付出的一切!」
「驍勇善戰的三王子,我詛咒你們。」
 
最後精靈的願望沒有被實現。
 
血色蒙蔽了自己的視線,他還是看不清明明橫亙在自己眼前的真實。
鬼族看著黑髮的他,輕輕的笑著。
他笑,笑精靈的無知。
他笑,笑妖師的愚昧。
 
不過如果再見面的話,那就再當一次朋友吧。
 
亞那,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永遠無法當面對他說出口的,簡單的三個字。
是他拒絕瞭解這些事情,拒絕聽精靈的解釋,以當下的失控情緒,詛咒了他最熟悉的朋友。
 
因為逆著光啊。
事實變得模糊不清只剩下外層虛假的輪廓。
他忘記只要再接近一點,就看得清那些事實了。
 
他不會死……亞那不會死的他不會死的──
然後一滴接著一滴的滾燙淚水落出眼眶,滑過了那總是看起來冷淡的面孔。
 
妖師唱起了傳唱冰牙三王子事蹟的歌謠。
可是最想聽的人已經不在他身邊了。
 
凡斯……
說好要唱歌給我聽的。
還有一件事,我想對你說。
……對不起。
 
入夜了。什麼東西逆著光的景象只能等待明天。

END_20100925

後記:

哥哥哥哥哥哥你看我把它寫完了──(閉嘴)
雖然還是一樣渣(炸)
不知道有沒有表達出隱晦性的愛…(掩面)
為了寫這篇還重翻了第十七集,嗚嗚找時間要重看了

BY永遠是小渣渣的JY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8-aae9c74b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