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6.27

【自創】TAG小短文01~05。

*有自家孩子跟別人家孩子。
*基本都是以五篇一個單位。

點文者→希夫人
角色→書+非
TAG→偵探、英式紅茶

  指尖滑過書頁的瞬間泌出了一條紅線,維斯托利亞第一反應是將書本放回桌上,拿起紙巾便按住並不嚴重的傷口。
  來泡點紅茶吧。他想。
  熱水沖開乾燥蜷曲的茶葉,瞬間散逸出的不只有蒸氣還有沁人心脾的茶香,他半垂著眼眸使得纖長稍稍掩去了薰衣草色的瞳,在心底默數著時間推進,然後將茶葉濾出。
  明明顏色一點都不像呢。他有些恍惚地這麼想著。瓷杯盛滿了帶有透明感的紅褐液體,維斯托利亞端起托盤往辦公室的地方走去。
  「小姐,抱歉,我們這裡不處理婚外情。」在進門前便聽見那冷淡平靜的男音,他側過身子好讓開門走出的女性得以通過,而在剎那闖進鼻腔的是濃烈過頭且廉價的香水味,這讓維斯托利亞忍不住皺起眉。
  一聲嘆息傳出。「維斯?你泡了紅茶?」
  嗯,看來他的嗅覺還沒被麻痺。

點文者→女王ㄉㄉ
角色→奧布里
TAG→與貓科動物的對話

  第四天,今天是奧布里遇到這隻山貓的第四個晚上。他覷著在溫暖火堆旁也同時是自己腳邊蜷縮著酣睡的山貓,指尖觸上牠的耳後接著輕搔,只得到山貓抖抖耳朵的反應。
  「……」雙手並用將並不大隻的山貓抱起至於盤起的腿間,動物的溫度與規律平穩的心跳吐息好像催眠似的。奧布里還以為這樣的舉動會吵醒牠,然而似乎瀕臨絕種的山貓僅是低鳴了聲。
  奧布里似乎找到瀕臨絕種的原因了。

點文者→阿良
角色→迴書
TAG→夏天、不熱情

  空調無聲運轉,迴只穿著黑色背心與寬鬆睡褲躺賴在床鋪上,看著寬大手機屏幕裡的氣象預告頁面,明日外頭的溫度可說是熱到令人難以忍受的境界──雖然不知道準不準確就是了。迴只希望明天別下雨,明天他可有場戶外簽唱會──他自然不是擔心會沒有人願意到場,而是他不想在雨中唱歌跳舞還是幹嘛的,要是不小心感冒了一定又會被維斯罵。
  ……雖然維斯不是用罵的啦……
  他亂七八糟地想著,然後腦中浮現了親愛同居人在廚房裡準備早餐的模樣,這幾天大概是吃不到了吧,忙死了。嘆氣也無濟於事,他一個使力便從床上坐起,指尖在手機上滑動,文字在空白框框裡逐漸增加,不出幾分鐘他按下了發送。然後迴便抓著手機宛如情竇初開的少女送出告白信似的等待對方回應,他的腦中已經無法遏制地開始想像戀人會回覆什麼給他。
  好幾十分鐘過去了,略顯刺耳的提示聲伴隨著震動從攥緊的掌心中傳出,迴興奮的滑開觸控鎖選取新訊息,他那好長一串的想你以及甜言蜜語終於得到了回覆。
  『嗯。』屏幕上只有這麼一個字。而在很遠處的維斯托利亞並不知道,他的簡略回應傷透了戀人的心。

點文者→大鳥
角色→四青
TAG→日常以外的騷動、午後

  才剛踏進家門,子青便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自脊骨竄上。眉頭蹙起代表著不解,他帶上大門依循著自己最熟悉的步調先放下了外出用的斜背包,以及在回家路上從超市買回來的日常用品與一些零食。
  掩在灰藍微卷髮之中的小小耳朵不甚明顯地動了下。
  在有點遠的地方傳來物體被翻倒的聲響,但視力不好又陷入不安狀態的子青根本無法分辨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只能夠緊靠著牆壁不敢輕舉妄動。子青有些茫然,他過分靈敏的嗅覺知道屋內有其他的生物正待在裡頭,但不是人類,所以他率先排除掉了小偷這的答案。
  「景何……還沒回來嗎……」心跳頻率有些過快,細密冷汗自額上泌出,子青低喃著的同時那雙沒有焦距的眼瞳染上焦慮,而下一秒他聽見了鎖匙轉開門鎖的聲音,「──景何、」
  「嗯?」他的手握住了子青似乎想要觸及自己的指尖,平靜地詢問著同居人怎麼了,除此之外沒有多餘的言詞。
  「家裡面好像有別的東西。」這句話讓阿四皺了皺鼻頭,他鬆開手邁出步伐的瞬間廚房裡突兀地傳來玻璃碎裂的響聲,這使得子青渾身顫了一下,幾乎快要無法保持鎮定。
  阿四連忙跑進廚房,不意外的看見了地板上碎裂成數小塊的馬克杯,但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始作俑者竟然是最近在這條街上四處遊盪的流浪貓。他沉默,拎起那隻貓的頸部便往被牠死命推開的窗戶外放下。
  別再回來了,子青怕貓。

點文者→樂樂帥哥
角色→晴雨
TAG→月亮、貓

  琴弓劃過,未壓弦而扯出的音調刺痛學嚴的耳膜。明明不難聽的。他想,然後再次扯動琴弓劃破一室令人難受的靜默。
  月光悄聲無息地自窗縫溜進,如絲綢般柔軟的覆上他臉側,霜色替學嚴的身影剪出一片拉得老長的薄影。
  一隻貓優雅無聲的經過窗台同時也穿過學嚴的影子,但他卻沒看見,因為他是閉著眼的。有人的拇指因捧著他的臉而按壓在學嚴眼角邊的痣。
  薄唇上覆著的是屬於另一人的溫度,兩唇交疊使得樂曲中斷。
  滴、
  貓低鳴出聲,外頭下起了雨。


引用 URL
http://crimenine.blog127.fc2.com/tb.php/94-7a1f4db6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