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3.09

【0304】我們回家。

※巴諾,BZ效果為變為雪女/男,變得冷漠,被人擁抱後恢復

  墨般的黑髮以細線紮成低馬尾,而那髮稍末端卻幾乎看不見任何色彩,蒼白膚色近乎病態,那如子夜般沉靜的雙眸此刻卻不帶任何感情,冰冰冷冷、
  他輕吁出口氣,寒氣侵擾上了自己的指尖,於上凝結成冰晶。
  ──一定沒人會想靠近這樣的我,對吧?
  臨諾看著因吐息而飄落的美麗雪花,黑眸裡滿是迷惘及不安──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何。
  很冷,但自己的體溫卻又比外界更低了些,不知識從哪拂來的風吹起了他那透明的髮尾。
  「……你長得好像一個人啊、」過分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而讓臨諾沒有注意到來人,那句話引起了他的警戒心,幾乎是反射性的退後了幾步想要遠離對方。
  「諾諾?」那紫髮的人知道臨諾並無法開口,所以逕自的說了下去,卻沒有發覺自己像在演獨角戲似的,「是諾諾對吧?」
  他的彎眉蹙起,好半晌後才寫下了「我是」兩字當做那問句的回應,眼前的人朝著自己伸出了手彷彿示意他搭上,「外面很冷,待在外面太久會感冒的哦。」
  「回家吧?」那雙桃粉色的雙眼輕眨著,伸出的手擱置於半空中好久好久。
  『回去哪裡?』臨諾反問著巴納比,他不懂為何對方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明明、自己沒有家……對吧?
  「當然是諾諾你家啊、」巴納比的語氣明顯的有著困惑,他向前邁步想要靠近臨諾,「我們說好還要一起吃派的不是嗎?」
  在對方靠過來的一瞬間,臨諾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退後了一大步,就差沒有張牙舞爪的發出低吼威脅。
  『不要靠近我。』
  他腦袋裡的思緒亂成一片,他應該對眼前這人是很熟悉的……是嗎?
  為什麼不能靠近諾諾?巴納比的頭上冒出了大大問號,他不能理解自己最寶貝的戀人為什麼會回應他,可巴納比還是牽起了那有些傻氣卻又爽朗的笑容,「諾諾感冒了嗎?傳染給我也沒關係的哦,走吧,我們回家。」
  『你是誰?』他那雙黑眸裡染著的是最純粹的困惑,彷彿是幼兒像成人詢問著好多為什麼一樣。
  巴納比的笑容凝結了那麼幾秒。「我是巴納比啊。」那個你說過最喜歡的巴納比。
  臨諾覺得頭好痛,對方的笑容彷彿曾佔據記憶的一角但他想不起來,而他沒有自覺的是周遭的氣溫又降低了。『我們認識嗎?』
  「……諾諾?」巴納比嚥了口唾沫像是想要順勢將不想承認的憂懼吞回肚裡,「這不好笑啦,我們快點回家吧?」
  不要。
  ……不要、
  臨諾搖著頭,連帶那頭柔順而髮尾卻失去色彩的墨色長髮輕輕擺動。
  『我不認識你。』
  「諾諾?諾諾你怎麼了?」巴納比的語氣不由得慌張起來,他是多麼害怕被眼前的人所厭惡,但是……、「是不是我惹你不高興了?你打我罵我都沒關係的哦、只要諾諾不生氣就好了,諾諾?」
  臨諾不認識──更準確的來說,是不記得──眼前的人。
  他不記得記憶裡有他高大的身影,不記得那被亂髮掩去的粉色眼眸,不記得自指節蔓延至肩膀的刺青,不記得那身上總帶著的甜甜藍莓香。
  『不要過來。』
  他又一次的拒絕對方的關懷與善意,那看上去瘦弱的身子顫抖著,宛若受了驚嚇的幼獸般脆弱。
  巴納比不可置信的微微瞠大雙眸,那原本希望臨諾搭上的手收了回來,緊揪住胸前的衣料試圖想要讓那隱隱作痛的感覺消失,他好想好想再喊出一聲諾諾再跟他說一次我們回家再說一次我最喜歡你了。可他辦不到,他茫然地看著瑟瑟發抖的臨諾,只覺得好難過好難過。
  臨諾別開了眼神,他忍不住緩步後退想要逃開對方的視線,但卻沒有注意到後方的石塊而被絆倒,跌坐在地的瞬間不知怎地湧起了一股想哭的衝動。眼淚落下的理由不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覺得心裡空蕩蕩的好像被挖走了一塊,很痛、很痛。
  「危險!」他原本想搶在臨諾跌倒時抱住他但還是趕不及,但巴納比還是單膝跪下後牽起臨諾的手,想要將那應是被他捧在掌心上疼的戀人扶起。「別受傷了……」我會很擔心的。
  在被握住手的瞬間臨諾停止了顫抖,原因是巴納比的手很溫暖,而那樣的溫度令自己感到茫然,就連將手抽開的動作都忘了。
  「……」見對方並沒有反抗自己的這般舉動,巴納比忍不住將臨諾輕拉進自己的懷裡好好抱著,他已經做好會被討厭一輩子的心理準備。
  就算被諾諾討厭也沒關係,只要我還喜歡諾諾就好。
  沉默在寒冷之下蔓延更顯沉重,那雙沉靜如湖面的黑眸不知被什麼激起了點漣漪。
  ──巴納比?
  那股過分熟悉的溫暖感染了自己,而原先不知為何發寒的身體逐漸回溫,臨諾微顫著雙臂回摟住了戀人,然後指尖在他的背上輕輕的畫下一個問號,一如往常的。
  巴納比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淚水落於臨諾的肩上,就在感覺到那以指尖傳遞的問句的瞬間明顯的顫抖了下,然而他沒有馬上回應對方,只是靜靜的抱著他,像是深怕對方又會再一次寫下我不認識你這樣的話。
  『你怎麼了?』因為巴納比的默不作聲、臨諾又再一次寫下問句,但他的疑問依舊沒有獲得解答,可巴納比收緊了些的擁抱卻好像又回答了什麼。
  他沒有看見巴納比哭泣的模樣,但那骨感的手卻安撫似的輕輕拍撫著那頭紫髮,像是說著好乖好乖。
  「沒事、」巴納比胡亂抹了把臉順勢將淚水擦乾,鬆開了懷抱、露出那以往的笑容看著臨諾,「我們回家吧?諾諾。」
  他注視著他最喜歡的、那個巴納比的笑容,抬起手輕輕捧住戀人還帶著幾分稚氣的臉龐,輕輕的在那唇上一吻。
  『我們回家。』回家烤好吃的藍莓派給你、泡好喝的薰衣草茶給你。
  巴納比牽起臨諾的手將他拉起,親暱的鬢髮廝磨然後是一個輕輕的吻落下。
  他們緊緊牽著彼此確認不會失散,然後一齊走回了熟悉的生活。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事件】暴風雨。


  滴、答。
  即便他多想趕在雨點浸濕大地前離開宅邸,臨諾一踏出窗櫺縫隙的瞬間一切便已經來不及。
  雨勢急得令他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他只得抱著一捆細綿繩又躲回了玻璃窗之後,一陣風颳進那縫中卻差點讓臨諾失去平衡。他躲在玻璃和花布窗簾之間,看著那雨水拍擊上窗。
  好吵、好吵、好吵。
  他捂住了雙耳試圖阻絕那在夢裡曾不斷出現的嘈雜聲響卻徒勞無功,臨諾屈膝蹲身想讓自己變得小小的,以為這樣就能夠逃避自己不願再次回想的過往。
  他討厭下著大雨的日子。
  他討厭除了雨聲外什麼也聽不見的世界。
  他討厭被雨點打上身的感覺。
  他討厭因為雨而看不清的視線。
  他討厭那帶走摯愛之人的雨。
  淚水悄悄滑過那張與母親相似的臉龐,被墨色長髮掩去的左臉是為了紀念誰而此刻他卻希望自己遺忘一切。
  他只願天空恢復晴朗,他並不介意踩上泥濘的地,他只願在烏雲散去的瞬間那些盤據於記憶一角的灰色可以被帶走。
  落雷劈裂並非澄澈的天空,臨諾在同時放聲大哭。
  安安靜靜的嚎啕大哭著。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架空】要站穩哦、

※人類學園Paro,巴諾

  臨諾擠上了校車,走到後方一點的位置正想喘口氣時司機卻來了個大轉彎,一時的重心不穩使得他傾身向前──
  「諾諾要小心點哇、」臨諾被巴納比穩穩的接住了,他重新站直身子,略感歉疚的在對方掌心上寫下「Sorry」,「要抓好……唔、」巴納比環視了一下車上的拉環,不是已經被佔去了就是角度很難抓得到,而自己也正好握著對方正上方的拉環,但卻又沒辦法鬆手改變目標。
  下一秒臨諾被攬進了巴納比的懷裡,是個能清楚聽見他的心跳感受他的呼吸的距離。「這樣子諾諾就不會跌倒了,嘿嘿!」
  「……」臨諾連耳根子都紅了,『巴納比,這裡人很多。』
  「人很多?我知道哇我們在校車上嘛、」
  ──問題才不是這個,笨蛋、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樽&水雉】頂樓會有吉他聲。

※人類學園Paro,謝謝樽樽和水水!

  頂樓,聽說都會上鎖,不過這個剛好是壞的。
  所以樽也很剛好的在蹺課之後跑到頂樓來想要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男高中生的浪漫。
  「哇你好──」
  呃,但是頂樓也有其他人並不在樽的預料之內。
  「等、等等先別走嘛!」那個陌生人慌慌張張地抱著吉他站起身,然後拉住了樽的手腕,這時候樽才發現那個橘色長髮的傢伙還挺高的,「我叫水雉,你呢?」
  「……樽。好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嗎?」他略感煩躁的抓抓頭。不過是想蹺課睡個覺而已為什麼會被吉他怪人纏上啊。
  「幹嘛這樣呢?一樣是來蹺課的嘛、」水雉笑得一點愧疚感也沒有,忽略了樽後面那句話硬是將他拉回自己身邊然後盤腿坐在地面上,「樽樽來陪我彈吉他,可以點歌喔!」
  「蛤?」樽樽?一個大男人(十八歲)被用疊字稱呼何其可恥……
  「沒有想聽的嗎?那我隨便彈囉。」對於樽沒有向自己點歌水雉感到有點失落,不過倒是很快又打起精神的拿起撥片,刷弦。
  結果樽就真的這麼乖乖的聽水雉彈完了一首又一首,而那橘髮綠眼的人興致一來時還會跟著哼唱起來,似乎非常樂在其中,直到午休的鐘聲響起,「啊、要吃午飯了──」
  「你自作多情屁喔我又沒說很好聽!」
  「……樽樽你剛剛在說什麼?你在稱讚我嗎?」
  「你聽錯了!」


-
留言:0  Trackback:0
2014
03.09

【架空】只要是為了妳。

※巴諾,BG,人類學園Paro,性轉→琳諾,籃球隊主將X啦啦隊隊員

  「諾諾是來幫我加油的對吧?」巴納比看著站在一群男性中顯得特別突兀的嬌小女友,纖細的身子穿著啦啦隊制服,露腰、短裙、背心的設計讓琳諾看起來更為纖瘦,巴納比總是擔心他的女朋友會被風給吹跑。而琳諾點點頭,嘴角牽起一個淺淺的、靦腆的笑容,纖細蔥指在巴納比的大掌上寫下祝福。
  巴納比咧開嘴角笑了,用力抱緊琳諾,然後彎身親了口她的唇。「為了諾諾我會贏的哦──」一定會、
-
  籃球於地面拍打的聲響以及球鞋因緊急煞住腳步而發出的尖銳聲響嘈雜,場內喧囂著但卻傳不進巴納比的耳裡。
  再一分,只要、再多一分……
  他想起了琳諾在自己的掌心上寫下的字句,一筆一劃、慢慢的,雖然只是很簡單的兩個字。
  『加油。』
  巴納比舉起籃球下一秒蹬步躍起,球體離手的瞬間完美的拋物線在半空被畫出,然後哨聲響起。
  歡聲雷動之際巴納比掠過了隊友們的簇擁、抬腳快步的走向啦啦隊而引起了女孩們的驚呼,琳諾的手中握著毛巾和冰水迎上,在遞出物品之前被他緊緊摟住,一個吻就這麼不顧眾人眼光的湊上。「諾諾──我剛剛有沒有很帥?很帥對吧?我贏了哦、」
  ──為了妳贏。
  男友的舉動讓琳諾紅了臉,嘴角的笑容卻是靦腆、眼神裡含著的是寵溺。她以毛巾溫柔拭去巴納比不斷滴落的汗水,肯定的點點頭。
  我知道你會贏的。
  巴納比咧嘴笑得開心,低頭又在琳諾精緻的面容上親了好幾口。
  「我最喜歡諾諾了哦──」巴納比的雙臂緊緊環住琳諾因衣著而露出的腰部,一個使力便讓輕盈的她騰空,甚至還轉了個圈兒,可說是有些興奮過了頭。
  「……諾諾要吃胖一點啦、太輕了。」幾秒後巴納比突然冒出了這句話,然後改變了一下姿勢、變成傳說中的公主抱,這讓巴納比的隊友看得牙癢癢的,「妳看,一下就抱起來了。」


-
留言:0  Trackback:0
back-to-top